关东山里混,玩得就是野山参,金佛算什么发财顷刻之间。

职场故事 阅读(1493)

  小说:关东山里混,玩得就是野山参,金佛算什么?发财顷刻之间。

  接到马兰的消息,叶高北上哈尔滨。本来是要带着白雪。可是,白雪身子沉,只好作罢。

  秋天了,空气中都带着秋的悲凉。当然,都市里好像一切都不明显,人们衣着鲜亮,无非是厚薄增减而已。马兰身着一件烟色风衣,云髻高挽的脸庞扣着一副意大利太阳镜,看到叶高她张开了双臂。

  两年多的时间对她来讲算不得什么,似乎什么都没变。可叶高不同,两年中他几乎是完全脱变。额角坚实真正具有了成人的风采,玻璃一样的眼珠有时飘上了云彩,鸡爪一样的长手更加有力。更主要的,他拥抱马兰的一刹那,让马兰有了大男人的感觉。

  “叫姐夫!”拥抱过后,马兰将史俊山介绍给叶高。

  史俊山永远是那样俊郎,永远是那样潇洒。头上打着香味扑鼻的摩丝,身上洒着名贵的香水。身上是许文强式的黑色风衣,脸上是纯天然水晶墨镜,脚上是一双老人头。

  他的笑也很迷人,伸出细软的手恰到好处地叫道:“兄弟!”

  叶高也奇怪,他的手如此的柔软,比白雪的手还要软。

  “姐夫?”他按照马兰的要求称呼史俊山。

  史俊山笑得更迷人,他拉过叶高,一只手在他的背后拍了拍:“好兄弟,咱们先吃饭。”

  史俊山带着叶高和马兰进了“格兰西点”,顾名思义,这是一所西餐厅,他要请山沟里来的兄弟尝尝都市的风味。

  马兰更重视的是她的姊妹的消息,她肯定是先问白雪:“白雪怎么样,我不是捎信让她也来吗?”

  “白姐要生了,行动不便。钥匙的老爸老妈还行,跑前跑后的,所有的东西大概都准备好了。”

  “钥匙什么时候回来?”

  “判了三年,他们家没有什么门路,总得三年后吧!”

  “我们不在吉阳,你要多照顾她,姊妹一场不能叫别人看笑话。”

  “放心,师傅!”

  师徒二人唠的正浓,那边史俊山已经是大手一挥上来了一瓶XO,其它的菜叫不上什么名,全部用盘子盛着,服务员彬彬有礼。

  他们坐在一副火车座里,天花板上是星星一样的灯,主台处有一架钢琴。钢琴手敲出悠扬的乐曲,整个餐厅处于一种温馨愉悦的氛围中。

  “听没听到杜明海那边有什么消息?”马兰的心中还想着那个人。

  “听说了,他现在是混的越来越厉害了。现在不搞那些家植人参了,他在玩野山参,专门给韩国。弄好了,一棵人参就赚几十万。那个金佛别说是假的,就是真的也是毛毛雨。”叶高又说:“对了,我们在火车上拿下的那个副局长,什么叫杜明波的,又兼了一个山菜公司的经理。他和杜明海还是真有关系,他们是兄弟。”

  噢!天下之大真是无“巧”不有。

  始终没有说话的史俊山,听到叶高谈到野山参,他才说道:“在我们关东山混,不玩野山参,你玩啥?黄金、白银、珠宝都比不了这种东西。玩的好,发财是最容易的。”

  “姐夫也懂这个?”

  “稍懂!”史俊山又笑了,笑的深沉意味深长。

  “既然如此,我们何不都回吉阳?”叶高说。

  马兰也杏眼圆睁:“好啊,吉阳好啊!长白山的腹地,得天独厚,要什么有什么。再说了,我们这样的人本来就是四海为家。”

  说完这话,师徒两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史俊山,似乎向他征求意见。可是,史俊山脑袋已经转过,他向服务员打了一个响指:“给我来个冰雪三明治。”

  作者是职业刑警有长篇小说《黑酋》《关东狼》《四兄弟》《黑白兄弟》《扫黑》《关东参王》《雪狼行动》《关东赌王》《逃犯》《缉毒》出版。《马云.》发行英、意、阿、葡外文版。电视连续剧《梨花朵朵开》《警中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