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西逃向曹家大院借巨款只用一个小物件抵押曹家一看值了

职场故事 阅读(1002)

  慈禧西逃时抵押给山西曹家的物件价值连城,从84斤多的重量上来讲并不算小。对曹家来说能获得国宝级的物件,不但是值了而且也赚了。

  

  1900年八国联军攻陷京城,慈禧携光绪皇帝于城破的次日慌忙向热河方向出逃。由于是慌忙狼狈出逃,并没有带上足够的随从和钱粮。过惯了骄奢靡废生活的慈禧,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放弃京城加入到逃难队伍之列。

  慈禧出逃所带的文武官员,基本上可被说成是残兵败将和酒囊饭袋。宫中的金银珠宝根本没时间带走,加上干粮也只是带来当天的量,再加上平日里挥霍无度的习惯,慈禧和光绪糊口问题很快突显出来。

  西逃后的两天多时间,正好是处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尴尬境地。这几日慈禧都是以沿途的苞米杆为食,虽然这样的食物根本不在慈禧的食谱上,但为了能生存下去,她别无选择。不知不觉,西逃队伍进入山西。

  

  虽说慈禧与光绪是大清的最高统治者,但也不能随处免费消费,也是需要用钱的。慈禧在进入山西之前就已想好在当地筹钱,她把目标锁定在山西的两个富商身上,一个是乔家大院,另一个则是曹家大院。

  乔致庸早已为慈禧备好十万两白花花的银子,慈禧问他借钱需要什么条件时,机敏的乔致庸笑着说:为大清贡献一点钱财是我的福分,还谈什么条件,不过听闻老佛爷的书法堪称一绝,不知能否赏赐墨宝,也让后世知道乔家曾招待过皇上。

  慈禧高兴的满口答应,题字对慈禧来说是小事一桩,但乔致庸来说那可是不可预估的价值。乔家大院“福种琅环”的匾额,便是由此而来。虽然乔家慷慨解囊,但这些钱根本不够慈禧的日常开销,于是曹家便进入了她的视线。

  

  曹家始祖曹邦彦是太原晋祠花塔村人,起初以卖砂锅为生,在明朝初年举家迁移到太谷北洸村。曹三喜是曹邦彦的第十四代后人,他独闯关东使曹家开始飞黄腾达。到清咸丰年间,曹家的铺面有六百多间,资产达千万两白银。

  此时的曹家因各种原因已呈衰败之像,在太谷北洸村的“三多堂”宅子便是曹家鼎盛时期建的。宅子因格局形似“寿”,有多福、多寿、多子的寓意,也是“三多堂”名称的来历。此时的曹家在实力上与乔家还是有差距的。

  十万两白银应该是当时慈禧的最低要求,但对曹家来说数目并不算小。既然乔家慷慨解囊后得到了慈禧的墨宝,曹家自然也要要点啥东西,即使以后钱没了,也不至于两手空空。其实对于曹家人的心思,慈禧早已洞察在心。

  

  在接受银两的同时,慈禧派人给曹家送去了一个物件作为抵押物,带话说如返京后无法偿还就当抵债了。曹家人当时并没在意,心想可能就是平常的什么小物件用来应付一下而已。但物件拿出时,使曹家人是不由得一惊。

  这个物件是一列小火车,车身上有两个表盘,一个是时钟,另一个是晴雨表,火车是由黄金、乌金、白金三种金制成,重量是84.5斤,上发条之后,火车就会在乌金制成的跑道上缓缓行驶,车顶的铃铛还能到点鸣报。

  原来这个物件金火车头钟,原是法国的珍贵物件,乾隆年间献给了皇帝当贡品,是慈禧最喜欢的稀世珍宝之一,此物件是国宝级的宝贝,其价值不可估量。曹家人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颤抖的说出了两个字:“值了”。

  

  在《辛丑条约》签订之后,八国联军撤兵,慈禧和光绪返回京城,因要向洋人赔款本息9.8亿两白银,所以无力偿还曹家的债务,于是这件宝物也就落在了曹家大院里,但对曹家人来说,这次交易并不吃亏,不光是值了,甚至是巨赚。

  这件宝贝后来被曹家当做传家之宝,保存了下来。现存放于山西三多堂博物馆内,是博物馆中的镇馆之宝,在从民国二十年(1931年)后,金火车头钟的钟表损坏,就不能走时了。大家有机会可以目睹一下这个传奇的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