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古传奇|| 贪疾

求职攻略 阅读(1250)

  2019 木子李往事

  贪疾

  香娘的香,不仅是香,更是药。这香,是将各种草药晒干后,研磨成粉,再制成燃香。香娘的燃香,远近闻名,不少抱恙之人都闻名而来,满意而归。因此,香娘的名气,更是人尽皆知。

  这日,香娘在堂中一坐定,就来了一个老妈子和一个丫鬟。走在前头的老妈子,一见香娘,满脸皱纹都笑成了一朵菊花,鞠了一躬后,笑道:“大夫您真是妙手回春,药到病除。我家老爷自从用了您的燃香后,近来身子大好,这回,特地嘱咐再来拿一点。”

  香娘闻言,点了点头:“你家吴老爷的病有起色,那自然皆大欢喜。”接着,把一张药单递给了老丫鬟,让她到柜台取香。

  走在后头的小丫鬟,和老妈子显然不是一个府的。闻言,忙问道:“这吴老爷可是告老还乡的那位?”

  

  老妈子点头,小丫鬟面露惊色:“这吴老爷在这儿也是名门望族,有什么难缠的病痛?”

  老妈子叹了口气,说道:“我家老爷前些年得了一种怪病,发起病来,那真是不得了,能把人活活疼死。早些年,连宫里的御医都请了个遍,个个束手无策。最后,还是这位活菩萨有能耐。上一回,不过拿了点燃香,姑且一试,病情就大有起色。”

  小丫鬟一脸疑惑:“那怎么不早些来?”

  老妈子顿了一顿,指着一旁的香娘,又对小丫鬟说:“谁说不是呢?我家吴老爷是这儿的人,早就听闻香大夫的燃香,有起死回生之效。病发后,第一个找的,就是这儿。可那会儿,香大夫说,我家吴老爷在朝为官,就算有燃香,也是枉然,坚决不肯开药。”

  一旁的香娘听了,笑着解释:“这燃香,因人因时因病而异。那会儿不能用药,是真的;如今香到病除,也是真的。”

  老妈子忙附和:“也是。我家老爷后来病情加重,寻思着就算贪恋官场,也是时日无多。于是,就想起了大夫您的话,说要找您治病,须得告老还乡,静养三年后,方能来此求诊。我家吴老爷,后来就真的如此,这才能药到病除。”

  老妈子拿了香,喜滋滋地回府去了。

  小丫鬟愁眉不展。见状,香娘问道:“何人何病?”

  小丫鬟长长叹了口气:“我家李大人,生于本地,后到外头任知府。前阵子,突然病了。这病和刚才那丫鬟所描述的吴老爷的病症,极为相似。这一回,我家李大人是凑巧路过,特地回乡几日。偶然听闻大夫您的医术,以香治病,颇为神奇,故命人来此。可听方才那位说,大夫您不治在朝为官之人,还要老爷告老还乡,又等三年。我家大人,如今事多人忙,还想着一展宏图呢!要他告老还乡,还不如要他的命!”

  香娘笑道:“你只听那丫鬟所言,怎么就没留意到我后头说的,因人因事因病而异呢?你家李大人,我倒是有所耳闻,是个青天大人,颇得百姓赞誉。我随你走一遭,说不定什么告老还乡的,都不用呢!”

  小丫鬟一听,面露喜色,忙将香娘请上了外头准备好的轿子。

  直至日薄西山,香娘才回诊堂。伙计迎上去,见香娘一脸轻松,不禁有些纳闷。香娘见状,便道:“这李大人,虽说和吴老爷是一样的病,但同病不同根。李大人的病,只要定时来拿点燃香,不久便可痊愈。”

  闻言,伙计也松了一口气,随即又想到什么,指着角落里的一个年轻书生道:“这位小哥等了有些时间了,说是有急病,非得今天看看。”

  香娘打量了一番那位年轻书生,眉宇间书卷气颇浓,但整个人病恹恹的,一点精神都没有。书生起身,抱拳道:“小生这厢有礼了。不瞒大夫,我这病生来就有,是娘胎里带来的。平日里,除了身子骨弱一点,倒也没其他症状。可最近几年,常常无缘无故晕厥,醒来后心悸不已,难以安定。今日,特来瞧瞧,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法子?”

  香娘把脉后,眉头紧锁。见状,书生不禁紧张起来:“大夫,直说无妨。”

  香娘道:“先天之病,尤为难治。你这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其中关键,在于自身。之前,倒也曾见过这样的病,虽无法根治,但若是调理得当,控制倒是不成问题。”

  书生闻言,面有喜色:“能让病情不至于反复发作,已是万幸。早些年,为了这病,可谓家财散尽,才落得如今这地步。现在,只要病能不发作,有安心读书的机会,便已经是不幸中之大幸了。”

  香娘点点头,开了个方子,又嘱咐了一番,才送书生出门。

  这书生,香娘其实也认得,人称王秀才。在此处,王秀才也是难得一见的才子了。家世本来还算殷实,后来因为治病,家财散尽,家道中落,连父母也早早去世了。后来,王秀才靠着在私塾教书,倒也能混口饭吃。可因为身体原因,无法长途跋涉,一直未能进京赶考。

  接下来好一阵子,诊堂平平静静,香娘也乐得清闲。

  这一天,门口嘈杂。香娘正想出去看看,刚巧走进一人,正是那王秀才。一见到香娘,王秀才抱拳鞠躬道:“得大夫妙手回春,感激不已。今年是科举之年,附近的几个读书人都约好,一起进京赶考,路上好有个照应。今日来此,一是拿点燃香,以备不时之需;二来,也是特来致谢,幸得大夫诊治,不才之病,再无发作。正是因此,才让不才有机会进京赶考,不胜感激。”

  香娘笑道:“客气了。以阁下的才气,金榜题名是意料中的事。不过,有一言相赠,若高中,莫忘初衷,方能善始善终。”

  王秀才一脸疑惑,不知香娘为何有此言,但还是连连点头。

  果然不久后,就传来王秀才高中的消息。本来,科考过后,王秀才因为发挥不错,便留在京城,借宿在庙里,等着考完放榜。没想到,真的金榜题名。

  王秀才因为此处除了一间破宅,家徒四壁,别无他物。于是放榜后,干脆就留在京城里。后来,听说王秀才被一当朝大官相中,将女儿许配与他。婚后,王秀才的仕途一路青云直上,在朝中官居高位。

  这天,香娘出诊回来,诊堂里有一管家模样的人候着。

  见到香娘,那人便道:“在下是王大人的管家。我家大人落魄时,曾承蒙大夫您关照,才有机会得以进京赶考,金榜題名。这回,特照大人嘱咐,来请大夫您进京。我家大人说了,专为大夫您准备了一间院子,让您得以同享富贵。”香娘这才知道,原来这位王大人,就是昔年的王秀才。王秀才让管家来这儿,是想接香娘去京城。香娘却推辞道:“京城吵杂,不适合我这等乡民,王大人的盛情,草民心领了。再说,我这以香治病的法子,越到繁华之处,就越无用武之地。反倒是穷乡僻壤,才能一展所长。”

  管家还想再说什么,香娘却似乎已洞悉其心,便道:“王大人如今是千金之躯,不立危檐之下,这也是人之常情。把草民请去,无非也是王大人顾虑早年的旧疾,担心会发作。你回去转告大人,旧疾复发与否,关键不在燃香,而在于己心。只要能记住当年饯别时的赠言,不忘初衷,这病自然就不会发作。”

  管家叹着气道:“承您吉言。这些年来,我家大人身份尊贵,自然将身家性命看得更重。不管再忙,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派人来此处取燃香,以保身子无虞。可对于大人来说,这病始终是心头的一块大石,难以释怀。所以,才有此举,希望能将大夫您安置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如今依您之言,显然是多此一举了。也罢,回去照实禀告我家大人就是。”

  临走前,管家却突然转头,对香娘道:“对了,最近一段时间,我家大人交际繁多,燃香似乎用得较为频繁,不知可有关系?”

  香娘欲言又止,最后才说:“关系自然是有。还是那句话,莫忘初衷。”

  管家闻言,苦笑连连,告辞而去。

  几年后,传来王大人因病还乡的消息。就在香娘得知消息后没几天,王大人的马车,已经到了诊堂门口。

  王大人早已不是旧时模样,如今大腹便便,但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到了门口,在小厮的搀扶下,王大人艰难地走下马车。

  一见到香娘,王大人扑通一聲,跪倒在地,痛哭流涕:“神医,救救我!”

  香娘见状,喟然长叹:“医者父母心,能救,岂会不救!”可说完,人却不动,只是一个劲地叹气。

  见状,王大人更是惶恐,将近年来的症状一一道来:“刚入朝为官那几年,倒也不觉得有何不适,可后来,燃香越用越频繁,便觉出了不对劲。可派人来取香时,一提起这事,神医您只是让我三省其身,莫忘初衷,令人难解其意。后来,应酬渐多,也便不再去多想。近年来,虽觉身子不太好,但旧疾未发作,倒也不以为意。可两个月前,病来如山倒,任凭燃香用得再多,也无济于事,这才赶紧告病还乡,请神医救命!”

  香娘问道:“王大人昔年还是王秀才的时候,应该听过吴老爷和李大人的事吧?以香治病,若要收其效,有一前提,就是得保持口鼻清明。香从口鼻入,若不清明,何能收效?那位吴老爷,早年为官时,其身不正,勒索贪污,无所不为。这样的贪官,沉迷于酒色财气,其口鼻整天接触的,是各种浓烈的香气,如酒香、肉香、脂粉香。所以,口鼻已被麻痹,此时再用燃香,自然毫无寸效。所以,我不施燃香,而让他先闲居三年,让口鼻清净,得以恢复后,方能施香。而李大人则相反,是人人称羡的青天,两袖清风,生活简朴。哪怕为官时,也依旧不忘本色。这样的人,口鼻清明,施香则可事半功倍。如今,你步的却是吴老爷的后尘。”

  王大人从没听过还有这么一说,愣住了。

  香娘解释道:“你可知道,为何我这燃香,只救清正之人?香气从口鼻而入,要确保疗效,就得口鼻清明,才能闻香而治病。繁华之地,沉迷于贪欲之人愈多。而口鼻终日吸收各种浓香,对于草药清香,便无反应。这也是我为什么曾婉拒大人的邀请,而甘愿在这偏僻之地行医的原因。只因此处之人,生活简朴,口鼻清醒,能让燃香发挥更大的效果。而贪官与清官之别,便在于此。所以,我这燃香,只能治清官,对贪官则不起作用。”

  王大人喃喃自语:“难道,就是因为本官沉迷于酒池肉林,令口鼻麻痹,才导致燃香越用越多,依旧不得其效?”

  香娘点头道:“那吴老爷,虽说是贪官,但好歹也爱惜性命,总算迷途知返。可你,执迷不悟。若是早些悔悟,还有机会。可你当朝为官时,也是雁过拔毛,贪污不落人后,口鼻之痹更甚于他人。今时今日,你病入膏肓,时日无多。此时施香,无济于事。可若是等日后,你这病情,恐怕没几天可以等了。”

  王大人面如死灰,在管家的搀扶下,离开了诊堂。

  没几天,就传来王大人疾病突发而去世的消息。王大人去世后,没有大修坟墓,而是简简单单,埋在了坟地里。但尽管简约,王大人的坟墓依旧常常散发着一股浓郁的香,说不清道不明,引得各种动物在四周驻足,鼻尖耸动。

  香娘曾经过王大人的坟墓,远远便闻到一股浓烈的香气。同行的伙计伸长了脖子,啧啧称奇:“这香气,可比咱们的燃香,还要香呢?”

  香娘闻言,笑着说:“那是自然。这股香气中,就山珍海味的香,酒池肉林的香,还有女儿脂粉的香。对为官者来说,这是最吸引、却也是最致命的香。就连人死后,这香气也是久久不散。这贪官呀,生前沉迷于这样的香气,吸饱了,死后犹有余味。可这味,闻起来舒服,却能让人麻痹,走向穷途末路。”

  伙计笑道:“看来,还是简简单单的香,更益身心。”

  本文为故事,图片来自于网络,侵权删。

  贪疾

  香娘的香,不仅是香,更是药。这香,是将各种草药晒干后,研磨成粉,再制成燃香。香娘的燃香,远近闻名,不少抱恙之人都闻名而来,满意而归。因此,香娘的名气,更是人尽皆知。

  这日,香娘在堂中一坐定,就来了一个老妈子和一个丫鬟。走在前头的老妈子,一见香娘,满脸皱纹都笑成了一朵菊花,鞠了一躬后,笑道:“大夫您真是妙手回春,药到病除。我家老爷自从用了您的燃香后,近来身子大好,这回,特地嘱咐再来拿一点。”

  香娘闻言,点了点头:“你家吴老爷的病有起色,那自然皆大欢喜。”接着,把一张药单递给了老丫鬟,让她到柜台取香。

  走在后头的小丫鬟,和老妈子显然不是一个府的。闻言,忙问道:“这吴老爷可是告老还乡的那位?”

  

  老妈子点头,小丫鬟面露惊色:“这吴老爷在这儿也是名门望族,有什么难缠的病痛?”

  老妈子叹了口气,说道:“我家老爷前些年得了一种怪病,发起病来,那真是不得了,能把人活活疼死。早些年,连宫里的御医都请了个遍,个个束手无策。最后,还是这位活菩萨有能耐。上一回,不过拿了点燃香,姑且一试,病情就大有起色。”

  小丫鬟一脸疑惑:“那怎么不早些来?”

  老妈子顿了一顿,指着一旁的香娘,又对小丫鬟说:“谁说不是呢?我家吴老爷是这儿的人,早就听闻香大夫的燃香,有起死回生之效。病发后,第一个找的,就是这儿。可那会儿,香大夫说,我家吴老爷在朝为官,就算有燃香,也是枉然,坚决不肯开药。”

  一旁的香娘听了,笑着解释:“这燃香,因人因时因病而异。那会儿不能用药,是真的;如今香到病除,也是真的。”

  老妈子忙附和:“也是。我家老爷后来病情加重,寻思着就算贪恋官场,也是时日无多。于是,就想起了大夫您的话,说要找您治病,须得告老还乡,静养三年后,方能来此求诊。我家吴老爷,后来就真的如此,这才能药到病除。”

  老妈子拿了香,喜滋滋地回府去了。

  小丫鬟愁眉不展。见状,香娘问道:“何人何病?”

  小丫鬟长长叹了口气:“我家李大人,生于本地,后到外头任知府。前阵子,突然病了。这病和刚才那丫鬟所描述的吴老爷的病症,极为相似。这一回,我家李大人是凑巧路过,特地回乡几日。偶然听闻大夫您的医术,以香治病,颇为神奇,故命人来此。可听方才那位说,大夫您不治在朝为官之人,还要老爷告老还乡,又等三年。我家大人,如今事多人忙,还想着一展宏图呢!要他告老还乡,还不如要他的命!”

  香娘笑道:“你只听那丫鬟所言,怎么就没留意到我后头说的,因人因事因病而异呢?你家李大人,我倒是有所耳闻,是个青天大人,颇得百姓赞誉。我随你走一遭,说不定什么告老还乡的,都不用呢!”

  小丫鬟一听,面露喜色,忙将香娘请上了外头准备好的轿子。

  直至日薄西山,香娘才回诊堂。伙计迎上去,见香娘一脸轻松,不禁有些纳闷。香娘见状,便道:“这李大人,虽说和吴老爷是一样的病,但同病不同根。李大人的病,只要定时来拿点燃香,不久便可痊愈。”

  闻言,伙计也松了一口气,随即又想到什么,指着角落里的一个年轻书生道:“这位小哥等了有些时间了,说是有急病,非得今天看看。”

  香娘打量了一番那位年轻书生,眉宇间书卷气颇浓,但整个人病恹恹的,一点精神都没有。书生起身,抱拳道:“小生这厢有礼了。不瞒大夫,我这病生来就有,是娘胎里带来的。平日里,除了身子骨弱一点,倒也没其他症状。可最近几年,常常无缘无故晕厥,醒来后心悸不已,难以安定。今日,特来瞧瞧,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法子?”

  香娘把脉后,眉头紧锁。见状,书生不禁紧张起来:“大夫,直说无妨。”

  香娘道:“先天之病,尤为难治。你这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其中关键,在于自身。之前,倒也曾见过这样的病,虽无法根治,但若是调理得当,控制倒是不成问题。”

  书生闻言,面有喜色:“能让病情不至于反复发作,已是万幸。早些年,为了这病,可谓家财散尽,才落得如今这地步。现在,只要病能不发作,有安心读书的机会,便已经是不幸中之大幸了。”

  香娘点点头,开了个方子,又嘱咐了一番,才送书生出门。

  这书生,香娘其实也认得,人称王秀才。在此处,王秀才也是难得一见的才子了。家世本来还算殷实,后来因为治病,家财散尽,家道中落,连父母也早早去世了。后来,王秀才靠着在私塾教书,倒也能混口饭吃。可因为身体原因,无法长途跋涉,一直未能进京赶考。

  接下来好一阵子,诊堂平平静静,香娘也乐得清闲。

  这一天,门口嘈杂。香娘正想出去看看,刚巧走进一人,正是那王秀才。一见到香娘,王秀才抱拳鞠躬道:“得大夫妙手回春,感激不已。今年是科举之年,附近的几个读书人都约好,一起进京赶考,路上好有个照应。今日来此,一是拿点燃香,以备不时之需;二来,也是特来致谢,幸得大夫诊治,不才之病,再无发作。正是因此,才让不才有机会进京赶考,不胜感激。”

  香娘笑道:“客气了。以阁下的才气,金榜题名是意料中的事。不过,有一言相赠,若高中,莫忘初衷,方能善始善终。”

  王秀才一脸疑惑,不知香娘为何有此言,但还是连连点头。

  果然不久后,就传来王秀才高中的消息。本来,科考过后,王秀才因为发挥不错,便留在京城,借宿在庙里,等着考完放榜。没想到,真的金榜题名。

  王秀才因为此处除了一间破宅,家徒四壁,别无他物。于是放榜后,干脆就留在京城里。后来,听说王秀才被一当朝大官相中,将女儿许配与他。婚后,王秀才的仕途一路青云直上,在朝中官居高位。

  这天,香娘出诊回来,诊堂里有一管家模样的人候着。

  见到香娘,那人便道:“在下是王大人的管家。我家大人落魄时,曾承蒙大夫您关照,才有机会得以进京赶考,金榜題名。这回,特照大人嘱咐,来请大夫您进京。我家大人说了,专为大夫您准备了一间院子,让您得以同享富贵。”香娘这才知道,原来这位王大人,就是昔年的王秀才。王秀才让管家来这儿,是想接香娘去京城。香娘却推辞道:“京城吵杂,不适合我这等乡民,王大人的盛情,草民心领了。再说,我这以香治病的法子,越到繁华之处,就越无用武之地。反倒是穷乡僻壤,才能一展所长。”

  管家还想再说什么,香娘却似乎已洞悉其心,便道:“王大人如今是千金之躯,不立危檐之下,这也是人之常情。把草民请去,无非也是王大人顾虑早年的旧疾,担心会发作。你回去转告大人,旧疾复发与否,关键不在燃香,而在于己心。只要能记住当年饯别时的赠言,不忘初衷,这病自然就不会发作。”

  管家叹着气道:“承您吉言。这些年来,我家大人身份尊贵,自然将身家性命看得更重。不管再忙,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派人来此处取燃香,以保身子无虞。可对于大人来说,这病始终是心头的一块大石,难以释怀。所以,才有此举,希望能将大夫您安置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如今依您之言,显然是多此一举了。也罢,回去照实禀告我家大人就是。”

  临走前,管家却突然转头,对香娘道:“对了,最近一段时间,我家大人交际繁多,燃香似乎用得较为频繁,不知可有关系?”

  香娘欲言又止,最后才说:“关系自然是有。还是那句话,莫忘初衷。”

  管家闻言,苦笑连连,告辞而去。

  几年后,传来王大人因病还乡的消息。就在香娘得知消息后没几天,王大人的马车,已经到了诊堂门口。

  王大人早已不是旧时模样,如今大腹便便,但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到了门口,在小厮的搀扶下,王大人艰难地走下马车。

  一见到香娘,王大人扑通一聲,跪倒在地,痛哭流涕:“神医,救救我!”

  香娘见状,喟然长叹:“医者父母心,能救,岂会不救!”可说完,人却不动,只是一个劲地叹气。

  见状,王大人更是惶恐,将近年来的症状一一道来:“刚入朝为官那几年,倒也不觉得有何不适,可后来,燃香越用越频繁,便觉出了不对劲。可派人来取香时,一提起这事,神医您只是让我三省其身,莫忘初衷,令人难解其意。后来,应酬渐多,也便不再去多想。近年来,虽觉身子不太好,但旧疾未发作,倒也不以为意。可两个月前,病来如山倒,任凭燃香用得再多,也无济于事,这才赶紧告病还乡,请神医救命!”

  香娘问道:“王大人昔年还是王秀才的时候,应该听过吴老爷和李大人的事吧?以香治病,若要收其效,有一前提,就是得保持口鼻清明。香从口鼻入,若不清明,何能收效?那位吴老爷,早年为官时,其身不正,勒索贪污,无所不为。这样的贪官,沉迷于酒色财气,其口鼻整天接触的,是各种浓烈的香气,如酒香、肉香、脂粉香。所以,口鼻已被麻痹,此时再用燃香,自然毫无寸效。所以,我不施燃香,而让他先闲居三年,让口鼻清净,得以恢复后,方能施香。而李大人则相反,是人人称羡的青天,两袖清风,生活简朴。哪怕为官时,也依旧不忘本色。这样的人,口鼻清明,施香则可事半功倍。如今,你步的却是吴老爷的后尘。”

  王大人从没听过还有这么一说,愣住了。

  香娘解释道:“你可知道,为何我这燃香,只救清正之人?香气从口鼻而入,要确保疗效,就得口鼻清明,才能闻香而治病。繁华之地,沉迷于贪欲之人愈多。而口鼻终日吸收各种浓香,对于草药清香,便无反应。这也是我为什么曾婉拒大人的邀请,而甘愿在这偏僻之地行医的原因。只因此处之人,生活简朴,口鼻清醒,能让燃香发挥更大的效果。而贪官与清官之别,便在于此。所以,我这燃香,只能治清官,对贪官则不起作用。”

  王大人喃喃自语:“难道,就是因为本官沉迷于酒池肉林,令口鼻麻痹,才导致燃香越用越多,依旧不得其效?”

  香娘点头道:“那吴老爷,虽说是贪官,但好歹也爱惜性命,总算迷途知返。可你,执迷不悟。若是早些悔悟,还有机会。可你当朝为官时,也是雁过拔毛,贪污不落人后,口鼻之痹更甚于他人。今时今日,你病入膏肓,时日无多。此时施香,无济于事。可若是等日后,你这病情,恐怕没几天可以等了。”

  王大人面如死灰,在管家的搀扶下,离开了诊堂。

  没几天,就传来王大人疾病突发而去世的消息。王大人去世后,没有大修坟墓,而是简简单单,埋在了坟地里。但尽管简约,王大人的坟墓依旧常常散发着一股浓郁的香,说不清道不明,引得各种动物在四周驻足,鼻尖耸动。

  香娘曾经过王大人的坟墓,远远便闻到一股浓烈的香气。同行的伙计伸长了脖子,啧啧称奇:“这香气,可比咱们的燃香,还要香呢?”

  香娘闻言,笑着说:“那是自然。这股香气中,就山珍海味的香,酒池肉林的香,还有女儿脂粉的香。对为官者来说,这是最吸引、却也是最致命的香。就连人死后,这香气也是久久不散。这贪官呀,生前沉迷于这样的香气,吸饱了,死后犹有余味。可这味,闻起来舒服,却能让人麻痹,走向穷途末路。”

  伙计笑道:“看来,还是简简单单的香,更益身心。”

  本文为故事,图片来自于网络,侵权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