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平凡人生曲折路(515)

励志文章 阅读(1015)
?

? ? ? ? ? ? ? ? ? ? ? 第四部

第一百一十八章

? ? ? ? ? ? ? ? ? 师文静领着林新成送稿

? ? ? ? ? ? ? ? ? 单见英鼓励师文静偷情

? ? ? ? ? ? ? ? ? ? ? ? ? 4

八点多的时候,汽车驶进了开封长途汽车站。

开封长途汽车站,在开封火车站东北角路北,林新成在开封高中的三年中,每次回家和从家里来,都是在这里搭车和下车的。

师文静和掂着公文包的林新成,从汽车站出来,去找小食堂吃饭。在林新成身上,师文静舍得花钱。她把林新成领进火车站北边的开封小笼包子店,买了四层小笼包子,和两碗小米汤。她只吃了一层,让林新成吃三层。林新成再让她吃,她笑着说:“不知道农村人说的吗,闺女儿闺女儿,只吃一个磨齿。"

吃过了饭,俩个人就坐一路公交车去《豫中日报》社。

《豫中日报》社在中山路中段往西拐的红旗路路北的五号院。

开封地委机关报为什么不叫《开封日报》而叫《豫中日报》呢?有两个原因,一是与它平级的省辖市开封市的机关报先叫了《开封日报》,二是地区所辖的十三县,东起兰考,西至巩县,基本上都在豫中,所以就起名叫《豫中日报》。

师文静告诉林新成,《豫中日报》第二版的农村版编辑单见英,不但是金东县人,还是她的同届同班的高中和大学同学.。单见英今年也是三十五岁,比师文静小两个月,师文静是四一年三月生,单见英是四一年五月生。因两个人关系一直很好,就姐妹相称。

单见英因相貌出众,大学四年级的时候,被当时的任课老师,中文副教授,比单见英大十五岁的蒋诗文看上了。蒋诗文以说事为由,把单见英叫到他的办公室兼住室强暴了。单见英顾忌自己的名誉没有敢吭声,没有想到竟怀了孕。她就找蒋诗文说明情况,蒋诗文为了自己的名誉和前途着想,决定娶单见英为妻,单见英也为了顾忌自己的名誉和前途,也只得同意嫁给他。

单见英在临毕业前与蒋诗文结了婚,在蒋诗文的帮助下,单见英被分配在了《豫中日报》社当了记者,以后当了农村版副编辑,再接着当了编辑。

现在,单见英的儿子已经十二岁了,上了初中二年级,吃住在学校,单见英和蒋诗文也不常回家。单见英因是编辑忙稿件,蒋诗文因是教授忙教学。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这二三年,蒋诗文因年龄五十身体虚弱性功能退化,得了一个阳*萎*缩的病,单见英托师文静给他买了几瓶“宜春丹"吃,效果仍不佳。而单见英一开始,就因比她大十五岁的蒋诗文强暴她留下了阴影,对那种事情一直没有兴趣。蒋诗文要求,她就尽责,蒋诗文不要求,她从不请求。现在蒋诗文有了这种病,也使她感觉很安静。

但是,每到星期六星期日,家还是要回的,孩子还是要陪的。蒋诗文也吃吃超量的“宜春丹",等孩子睡熟了履行丈丈义务,但进行不到两分钟,他就无果而败下阵来。单见英也习惯了他这种情况,即不报怨也不安慰,各人睡各人的觉。

三口之家,好不容易一个礼拜团聚一次,也毫无生机。

单见英的办公室兼住室,在报社三层办公楼的二层,从西数第二个门。

师文静和林新成俩个人来到单见英的办公室兼住室门口。师文静抬手敲了敲门没有人开。他们来到楼梯东边一个开着门的两间屋子里,这是农村版的办公室,办公室里有两位女同志分别在写东西,师文静问其中一个姑娘,单编辑干什么去了,她说:“今天是星期一,领导们要开一上午的会研究这一星期的工作。今天又是三月一号,可能还会研究这一个月的工作。"

师文静这才恍然大悟,今天不仅是星期一,和三月一号,而且还是农历二月初一。这种三个一相重的日子还真是不多。三个一相重了,三个二也会相重,直到三个七以后才会变化。

领导们开会研究一个星期和一个月的工作,肯定得一上午。师文静和林新成又走出了屋子,来到单见英的办公室门口,扶着走廊护栏向院子里看,那个办公室的两个姑娘,给他们送来了两把椅子。

快近十二点了,单见英回来了,姐妹俩个见面,少不了一阵亲热。林新成看到了,单见英果然相貌出众,与师文静相比,并不逊色。

师文静向单见英介绍林新成:“英妹,这个小伙子是我带来的同事,名叫林新成。"

单见英扭头看了看林新成,先“咦"了一声,接着说:“文静姐,我咋看着他与刘向军长的差不多呀?"

师文静说:“有点象。"

单见英一边用钥匙开门一边说:“不是有点象,而是很象。"

师文静和林新成随单见英之后进了屋子。

这也是两间一套的屋子,分里外两间。显然,里间是卧室,外间是办公的地方。外间除了办公桌藤椅以外,还有两把木椅、沙发、材料柜、报架。办公桌上有序的摆放着杂志稿件稿纸等。

单见英关上门,不让两个坐反而又看起了林新成,看得林新成都不好意思了。

“坐吧。"单见英看了一会儿林新成说道。

单见英坐在了藤椅上,师文静和林新成坐在她对面的两把木椅子上。

“他不是刘向军的什么表弟和近门兄弟吧?"单见英指着林新成问师文静。

师文静笑道:“他和刘向军是八杆子扩不着。林新成是咱县最南边那个柳林岗公社杏林岗大队的人,与刘向军家相距几乎有一百里地了,没有半点血缘关系。咱县县委要求咱广播站扩大对工作的宣传力度,让各公社推荐热爱报道的人,他们公社推荐了他,他是推荐上来的四个采访记者之一。"

单见英说:“怎么这样巧呀,推荐上的这个林新成,竟与你的丈夫刘向军长的象。不过,文静姐,我说了你也別生气,我看着他比刘向军还好看一些,两只眼比刘向军的两只眼活算精神。"

师文静说:‘那我生啥气呀,实际上也就是这样。其实,你是看到的外表,他还有很多比刘向军强的地方,他以全县笫一的成绩考入了开封高中,刘向军只考上了咱县的高中。他戏唱的好,刘向军不会唱戏。他文章写的好,刘向军写文章不行。他还教过学,搞过高产实验田,当过公社文教办公室主任,等等吧。"

单见英看着林新成说:“没有想到你还是个全活多面手呀。"

林新成说:“单编辑,人都各有所长各有所短,我也有很多不如人的地方,比如,就没有当兵的经历。"

师文静归到了正题上说:“见英妹,今天我领着他来,就是为送他写的三篇长篇通讯报道,他写这三篇长篇通讯报道,只用了两天多的时间。"

然后,她又对林新成说:“新成,把你写的那三篇通讯报道给单编辑。"

林新成打开公文包,掏出三篇报道递给了单见英。单见英随手翻了翻放在了办公桌上说:“今天上午没有时间看了。停一会儿,咱三个到街上找个小食堂吃午饭,午饭过后我再看,这字写的是蛮好的。"

师文静说:“内容写的更是蛮好的,既符合当前形势,文笔也不错。我看后认为有省地报纸的水平。靳部长看后认为有《人民日报》的水平,所以我和靳部长决定,送咱报社来了。"

单见英说:“那今天下午我就好好看看,你们也别走了,有需要修改的地方,我看后你们隨即修改修改。"

林新成随口谦虚道:“单编辑,这是大姐对我的过奖,还需要你认真斧正指导。"

单见英问:“大姐,你喊师文静为大姐?"

林新成这才知道自己说走了嘴,脸变红了看一下师文静,不得不说道:“是,我和师编辑已经姐弟互称了。"

师文静也向单见英点了点头。

单见英心里突然明白了,肯定是这个师文静看着这个小伙子长的象她丈夫心生爱意了,才与这个小伙子施亲情称姐弟,日后达到有那事的目的。刘向军牺牲以后,师文静为了烈士遗孀的名誉,不敢穿着不敢打扮,不与男性接触,把自己封闭得犹如保险柜一样。可是师文静毕竟是一个女人,是一个才三十多岁的女人,有生理的需求,她也想享受一个年轻女人应该享受的生活。她看到这么一个长得如丈夫,各方面又比丈夫强的小伙子,感情的大门打开了也能让人理解。看她今天的穿着打扮,也证明了这一点,以前她可从来没有这样过呀。说心里话,自己现在也喜欢上了这个小伙子,瞅瞅那身条,板正笔直犹如玉树临风,面容英俊鲜嫩优如去皮春荀,自己为什么不也与他套套近乎建建亲情呢?

单见英心里有了这种想法,就对林新成说:“林新成,我和师文静是好同学好朋友好姐妹,你与她姐弟相称了,能不能与我也姐弟相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