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造像看上去相似,但在不同历史阶段,各具独特艺术风格

励志文章 阅读(1878)
?

  实拍文物·让美流传

  在青藏高原这片广袤的土地上,千百年来孕育出了独特的藏文化。其中,藏传佛教作为藏文化的灵魂,深入到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藏传佛教“大五明”中的“工巧明”包括建筑工艺和各类制作工艺。其中,金铜佛教造像作为金属工艺,在长期与中亚、南亚及中原内地的交流和生产实践中,复杂工艺和装饰技法等制作手段,并逐步加入民族审美意识,相成独特的风格。

  尼泊尔与西藏毗邻,也是释迦牟尼诞生地,其国盛产红铜,工艺制作技艺高超。10世纪前后,尼泊尔的造像以华丽和写实著称,由此也影响到西藏。比如,面额较宽,表情深沉内省,双肩宽厚浑圆,身躯突显,僧衣紧贴。

  如西藏拉萨布达拉宫管理处所藏公元11世纪合金铜五方佛。

  

  合金铜五方佛·四库全叔拍摄

  合金铜五方佛局部。

  

  合金铜五方佛·四库全叔拍摄

  元代正式开启了将西藏纳入中央政府管辖的历史,在宗教上将萨迦派奉为至上独尊。西藏地区在政治宗教上出现了统一听命于元中央政府委任的萨迦政权,这种统一局面使佛像艺术风格自元代始朝着民族化和统一化的方向迈进。藏西、藏中、藏东各地在吸收尼泊尔艺术的特征同时,又相互借鉴和吸收各自的艺术因素和工艺特点。

  这尊现藏西藏博物馆的元代合金莲花手观音立像,采用翻砂铸造而成,其面部轮廓清晰,棱角分明,身体各部位的袒露处饰泥金。

  

  合金材质呈灰褐色,宝冠、缯带等装饰硕大,四肢粗壮,造型古朴,是比较明显的晚期帕拉风格艺术作品。

  

  合金莲花手观音立像·四库全叔拍摄

  这尊元代至元二年(公元1265年)合金铜饰释迦牟尼像,现藏故宫博物院。

  

  合金铜饰释迦牟尼像·四库全叔拍

  佛像头顶平缓,肉髻高隆,形同塔状,面部方正,眉弓隆起,美如弯月,躯体造型挺拔,衣纹写实,带有元代宫廷造像特征。

  

  合金铜饰释迦牟尼像·四库全叔拍

  此像合金铜颜色与西藏所产合金铜颜色不同,西藏当地合金铜含锌较高,而内地生产的合金铜加入主要成分为碳酸锌的“炉甘石”,相较西藏本地产的合金铜含锌较低。

  

  合金铜饰释迦牟尼像·四库全叔拍

  这尊明代期克印青衣手持金刚像,现藏故宫博物院。

  

  期克印青衣手持金刚像·四库全叔拍

  青衣手持金刚是忿怒手持金刚的另一个变化身。右手上举持金刚杵,左手结期克印(密宗手印的一种),脚踏二邪神。

  

  期克印青衣手持金刚像·四库全叔拍

  清宫所系黄纸签:“大利益流崇干俐玛手持金刚,乾隆二十六年十二月初九日收,雍和宫换下”,流崇干,是藏文音译,是活跃于14世纪末至15世纪初后约在江孜和日喀则一带的来乌群巴活佛,在格鲁派来乌群巴寺有他的作坊。

  

  期克印青衣手持金刚像·四库全叔拍

明快生动,为西藏借鉴明永宣风格造像艺术的代表。

  

  期克印青衣手持金刚像·四库全叔拍

  清代铜财神骑狮像,现藏西藏拉萨布达拉宫管理处。

  

  铜财神骑狮像·四库全叔摄影

  藏传佛教中财神的信奉十分普遍,此像为多闻天王形象。

  

  铜财神骑狮像·四库全叔摄影

  只见他全身镶嵌绿松石,右手所持宝幢缺失,左手持握吐宝鼠,具有西藏中部风格。

  

  铜财神骑狮像·四库全叔摄影

  这尊清代合金法赞药师如来佛坐像,现藏西藏拉萨罗布林卡管理处。

  

  合金法赞药师如来佛坐像·四库全叔摄影

  八大药师佛,又称八大如来佛,解救众生于病痛与苦难,在大乘佛教和密教中都备受尊崇。

  

  合金法赞药师如来佛坐像·四库全叔摄影

  此尊法赞如来为八大药师佛之一,螺发,面部施金,双目低垂,鼻梁高耸,眉间施有白毫,座前以金粉书写藏文款“曲扎”,造像简洁精美,面相完美,比例匀称,色泽光亮泛紫,工艺精湛,为西藏中部造像风格。

  

  合金法赞药师如来佛坐像·四库全叔摄影

  这尊清代铜观音立像,现藏西藏拉萨罗布林卡管理处。

  

  铜观音立像·四库全叔 拍摄

  观音菩萨是佛教中慈悲和智慧的象征,无论在大乘佛教还是在民间信仰,都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铜观音立像·四库全叔 拍摄

  此尊上身不着衣,肩搭帔帛垂落于双侧,璎珞在身前十字交叉,下身着裙,仿南北朝之隋代风格,为典型的中原内地风格造像。

  

  铜观音立像·四库全叔 拍摄

  藏传佛教的造像的艺术风格与特点,蕴含着极为深刻的宗教元素,而且也体现着藏民族的文化传统和价值取向,在中国美术史,乃至世界美术史上,都占有一席之地!

  参考文献:

  《藏传佛教造像艺术特点和形式》《藏传佛教造像的主要艺术特征》《藏传佛教造像流派》展览说明

  注:

  本文照片皆为作者四库全叔拍摄。

  实拍文物·让美流传

  在青藏高原这片广袤的土地上,千百年来孕育出了独特的藏文化。其中,藏传佛教作为藏文化的灵魂,深入到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藏传佛教“大五明”中的“工巧明”包括建筑工艺和各类制作工艺。其中,金铜佛教造像作为金属工艺,在长期与中亚、南亚及中原内地的交流和生产实践中,复杂工艺和装饰技法等制作手段,并逐步加入民族审美意识,相成独特的风格。

  尼泊尔与西藏毗邻,也是释迦牟尼诞生地,其国盛产红铜,工艺制作技艺高超。10世纪前后,尼泊尔的造像以华丽和写实著称,由此也影响到西藏。比如,面额较宽,表情深沉内省,双肩宽厚浑圆,身躯突显,僧衣紧贴。

  如西藏拉萨布达拉宫管理处所藏公元11世纪合金铜五方佛。

  

  合金铜五方佛·四库全叔拍摄

  合金铜五方佛局部。

  

  合金铜五方佛·四库全叔拍摄

  元代正式开启了将西藏纳入中央政府管辖的历史,在宗教上将萨迦派奉为至上独尊。西藏地区在政治宗教上出现了统一听命于元中央政府委任的萨迦政权,这种统一局面使佛像艺术风格自元代始朝着民族化和统一化的方向迈进。藏西、藏中、藏东各地在吸收尼泊尔艺术的特征同时,又相互借鉴和吸收各自的艺术因素和工艺特点。

  这尊现藏西藏博物馆的元代合金莲花手观音立像,采用翻砂铸造而成,其面部轮廓清晰,棱角分明,身体各部位的袒露处饰泥金。

  

  合金材质呈灰褐色,宝冠、缯带等装饰硕大,四肢粗壮,造型古朴,是比较明显的晚期帕拉风格艺术作品。

  

  合金莲花手观音立像·四库全叔拍摄

  这尊元代至元二年(公元1265年)合金铜饰释迦牟尼像,现藏故宫博物院。

  

  合金铜饰释迦牟尼像·四库全叔拍

  佛像头顶平缓,肉髻高隆,形同塔状,面部方正,眉弓隆起,美如弯月,躯体造型挺拔,衣纹写实,带有元代宫廷造像特征。

  

  合金铜饰释迦牟尼像·四库全叔拍

  此像合金铜颜色与西藏所产合金铜颜色不同,西藏当地合金铜含锌较高,而内地生产的合金铜加入主要成分为碳酸锌的“炉甘石”,相较西藏本地产的合金铜含锌较低。

  

  合金铜饰释迦牟尼像·四库全叔拍

  这尊明代期克印青衣手持金刚像,现藏故宫博物院。

  

  期克印青衣手持金刚像·四库全叔拍

  青衣手持金刚是忿怒手持金刚的另一个变化身。右手上举持金刚杵,左手结期克印(密宗手印的一种),脚踏二邪神。

  

  期克印青衣手持金刚像·四库全叔拍

  清宫所系黄纸签:“大利益流崇干俐玛手持金刚,乾隆二十六年十二月初九日收,雍和宫换下”,流崇干,是藏文音译,是活跃于14世纪末至15世纪初后约在江孜和日喀则一带的来乌群巴活佛,在格鲁派来乌群巴寺有他的作坊。

  

  期克印青衣手持金刚像·四库全叔拍

明快生动,为西藏借鉴明永宣风格造像艺术的代表。

  

  期克印青衣手持金刚像·四库全叔拍

  清代铜财神骑狮像,现藏西藏拉萨布达拉宫管理处。

  

  铜财神骑狮像·四库全叔摄影

  藏传佛教中财神的信奉十分普遍,此像为多闻天王形象。

  

  铜财神骑狮像·四库全叔摄影

  只见他全身镶嵌绿松石,右手所持宝幢缺失,左手持握吐宝鼠,具有西藏中部风格。

  

  铜财神骑狮像·四库全叔摄影

  这尊清代合金法赞药师如来佛坐像,现藏西藏拉萨罗布林卡管理处。

  

  合金法赞药师如来佛坐像·四库全叔摄影

  八大药师佛,又称八大如来佛,解救众生于病痛与苦难,在大乘佛教和密教中都备受尊崇。

  

  合金法赞药师如来佛坐像·四库全叔摄影

  此尊法赞如来为八大药师佛之一,螺发,面部施金,双目低垂,鼻梁高耸,眉间施有白毫,座前以金粉书写藏文款“曲扎”,造像简洁精美,面相完美,比例匀称,色泽光亮泛紫,工艺精湛,为西藏中部造像风格。

  

  合金法赞药师如来佛坐像·四库全叔摄影

  这尊清代铜观音立像,现藏西藏拉萨罗布林卡管理处。

  

  铜观音立像·四库全叔 拍摄

  观音菩萨是佛教中慈悲和智慧的象征,无论在大乘佛教还是在民间信仰,都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铜观音立像·四库全叔 拍摄

  此尊上身不着衣,肩搭帔帛垂落于双侧,璎珞在身前十字交叉,下身着裙,仿南北朝之隋代风格,为典型的中原内地风格造像。

  

  铜观音立像·四库全叔 拍摄

  藏传佛教的造像的艺术风格与特点,蕴含着极为深刻的宗教元素,而且也体现着藏民族的文化传统和价值取向,在中国美术史,乃至世界美术史上,都占有一席之地!

  参考文献:

  《藏传佛教造像艺术特点和形式》《藏传佛教造像的主要艺术特征》《藏传佛教造像流派》展览说明

  注:

  本文照片皆为作者四库全叔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