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泽拉斯生死录第17章邪.恶的教.派

励志文章 阅读(1431)


  大教堂的钟声响起,说明整点时刻到了。

  “你说的诅咒神教到底是什么?”为了方便交流,我和依巅都坐在铺满灰白石砖的地板上。

  

  “你们身在南方,大概不太了解吧,这是一个黑暗的组织,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邪-教,北方的人类洛丹伦王国以及周边地区所遭遇的亡灵瘟疫,正是这个邪-教散播的。凡是接触到亡灵瘟疫的生物,身体都会不同程度地出现腐化现象,最终成为他们的爪牙,加入到天灾军团中。他们教派的成员,都非常虔诚,甚至比你们牧师还要强大,他们的信仰力量超乎想象。又或者说,他们内心除了信仰,可能还被植入了更加可怕的力量。”

  “这么说,他们是巫妖王管辖的组织?”我问。

  小面包看看我,又看看芬倪,勉强地回答:“从势力上看,应该是属于巫妖王的组织,不过我不知道是这究竟是谁来管理。要不是我的导师要求我推广新发明,我才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去那个鬼地方呢。现在的斯坦索姆城,已经沦为亡灵天灾势力驻守的废墟了,我同行的几个伙伴,都已经在那个可怕的地方失散了。噢,真不知道导师是怎么想的,这样危险的地方,谁还会注意我们的新发明呢?”

  “那么,”为了避免他继续叨叨不休,我迅速打断他,“如果我们要追查这枚徽章的主人,岂不是也要过去斯坦索姆城了?”

  他看到芬倪对他期待的眼神,便继续说:“不一定啊,这个教派有很多活动的据点,恐怕已经遍布世界各地,现在南方部分地区,可能也被他们的势力渗透了吧。”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线索,就问他:“你有没有见过整个身体都是由各种残缺的组织和器官缝合组成的怪物?”

  小面包露出一个恶心的表情,“这种怪物,叫做憎恶,也有人叫他们缝合怪,在斯坦索姆简直随处可见,是亡灵天灾的杰作!”

  我身体瞬间转凉了,“这么说,我们南方确实已经被渗透了,我们在夜色镇正好遇到了这种怪物。”

  “不错,我们还费了很大的劲才合力把它消灭。”依巅补充了一句。

  从这枚徽章的来历,事情似乎开始逐渐明朗了。马莉莲和伊法莎,也许并不是普通的偶遇关系,极有可能是暗藏着敌方难以预料的阴谋。

  “既然如此,我们还是要回到夜色镇去继续调查,你们还愿意回去吗?”我用坚定的眼神,扫视了他们。

  “不,先别急,我很快就知道结果了。”依巅镇定自若的神情,让我倍感意外。

  “你有什么好法子吗?”芬倪那双大眼睛好奇地盯看她。

  “你们忘记我的野狗了吗?”她笑着回答,“在收起这枚徽章之前,我就已经让野狗记住了徽章的味道,前去搜寻徽章主人的踪迹,现在应该在回来的路上了。”

  这样看来,事件的进程又往前一大步了。我心头大热,一把抱住她,“你真是太棒了,感谢你啊!”

  “喂,凛昱牧师,请你注意仪态,别待会又让你的副主教逮住了。”我感觉到她全身瞬间变僵硬了,当然,我大概也变成她一样,迅速撤回。

  这时,我注意到芬倪看着我的异样目光,立刻解释说:“抱歉啊,我只是突然得意忘形了!”

  “既然你已经派送了野狗追查,为什么刚刚不说呢?那我就不用召唤小面包了。”芬倪对依巅说。

  “只是为了双重保险,我也正纳闷,为什么现在还没野狗的消息。”依巅站起来,往南方夜色镇的方向看去。

  正好在这一刻,那方向的那片湛蓝天空中,飞来了一只鸟。

  待续……

  96

  燃星

  8cd8b6e0 8c83 4e5b 83ea a74fa1316dac

  22.7

  2019.07.20 18:50

  字数 1251

  大教堂的钟声响起,说明整点时刻到了。

  “你说的诅咒神教到底是什么?”为了方便交流,我和依巅都坐在铺满灰白石砖的地板上。

  

  “你们身在南方,大概不太了解吧,这是一个黑暗的组织,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邪-教,北方的人类洛丹伦王国以及周边地区所遭遇的亡灵瘟疫,正是这个邪-教散播的。凡是接触到亡灵瘟疫的生物,身体都会不同程度地出现腐化现象,最终成为他们的爪牙,加入到天灾军团中。他们教派的成员,都非常虔诚,甚至比你们牧师还要强大,他们的信仰力量超乎想象。又或者说,他们内心除了信仰,可能还被植入了更加可怕的力量。”

  “这么说,他们是巫妖王管辖的组织?”我问。

  小面包看看我,又看看芬倪,勉强地回答:“从势力上看,应该是属于巫妖王的组织,不过我不知道是这究竟是谁来管理。要不是我的导师要求我推广新发明,我才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去那个鬼地方呢。现在的斯坦索姆城,已经沦为亡灵天灾势力驻守的废墟了,我同行的几个伙伴,都已经在那个可怕的地方失散了。噢,真不知道导师是怎么想的,这样危险的地方,谁还会注意我们的新发明呢?”

  “那么,”为了避免他继续叨叨不休,我迅速打断他,“如果我们要追查这枚徽章的主人,岂不是也要过去斯坦索姆城了?”

  他看到芬倪对他期待的眼神,便继续说:“不一定啊,这个教派有很多活动的据点,恐怕已经遍布世界各地,现在南方部分地区,可能也被他们的势力渗透了吧。”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线索,就问他:“你有没有见过整个身体都是由各种残缺的组织和器官缝合组成的怪物?”

  小面包露出一个恶心的表情,“这种怪物,叫做憎恶,也有人叫他们缝合怪,在斯坦索姆简直随处可见,是亡灵天灾的杰作!”

  我身体瞬间转凉了,“这么说,我们南方确实已经被渗透了,我们在夜色镇正好遇到了这种怪物。”

  “不错,我们还费了很大的劲才合力把它消灭。”依巅补充了一句。

  从这枚徽章的来历,事情似乎开始逐渐明朗了。马莉莲和伊法莎,也许并不是普通的偶遇关系,极有可能是暗藏着敌方难以预料的阴谋。

  “既然如此,我们还是要回到夜色镇去继续调查,你们还愿意回去吗?”我用坚定的眼神,扫视了他们。

  “不,先别急,我很快就知道结果了。”依巅镇定自若的神情,让我倍感意外。

  “你有什么好法子吗?”芬倪那双大眼睛好奇地盯看她。

  “你们忘记我的野狗了吗?”她笑着回答,“在收起这枚徽章之前,我就已经让野狗记住了徽章的味道,前去搜寻徽章主人的踪迹,现在应该在回来的路上了。”

  这样看来,事件的进程又往前一大步了。我心头大热,一把抱住她,“你真是太棒了,感谢你啊!”

  “喂,凛昱牧师,请你注意仪态,别待会又让你的副主教逮住了。”我感觉到她全身瞬间变僵硬了,当然,我大概也变成她一样,迅速撤回。

  这时,我注意到芬倪看着我的异样目光,立刻解释说:“抱歉啊,我只是突然得意忘形了!”

  “既然你已经派送了野狗追查,为什么刚刚不说呢?那我就不用召唤小面包了。”芬倪对依巅说。

  “只是为了双重保险,我也正纳闷,为什么现在还没野狗的消息。”依巅站起来,往南方夜色镇的方向看去。

  正好在这一刻,那方向的那片湛蓝天空中,飞来了一只鸟。

  待续……

  大教堂的钟声响起,说明整点时刻到了。

  “你说的诅咒神教到底是什么?”为了方便交流,我和依巅都坐在铺满灰白石砖的地板上。

  

  “你们身在南方,大概不太了解吧,这是一个黑暗的组织,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邪-教,北方的人类洛丹伦王国以及周边地区所遭遇的亡灵瘟疫,正是这个邪-教散播的。凡是接触到亡灵瘟疫的生物,身体都会不同程度地出现腐化现象,最终成为他们的爪牙,加入到天灾军团中。他们教派的成员,都非常虔诚,甚至比你们牧师还要强大,他们的信仰力量超乎想象。又或者说,他们内心除了信仰,可能还被植入了更加可怕的力量。”

  “这么说,他们是巫妖王管辖的组织?”我问。

  小面包看看我,又看看芬倪,勉强地回答:“从势力上看,应该是属于巫妖王的组织,不过我不知道是这究竟是谁来管理。要不是我的导师要求我推广新发明,我才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去那个鬼地方呢。现在的斯坦索姆城,已经沦为亡灵天灾势力驻守的废墟了,我同行的几个伙伴,都已经在那个可怕的地方失散了。噢,真不知道导师是怎么想的,这样危险的地方,谁还会注意我们的新发明呢?”

  “那么,”为了避免他继续叨叨不休,我迅速打断他,“如果我们要追查这枚徽章的主人,岂不是也要过去斯坦索姆城了?”

  他看到芬倪对他期待的眼神,便继续说:“不一定啊,这个教派有很多活动的据点,恐怕已经遍布世界各地,现在南方部分地区,可能也被他们的势力渗透了吧。”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线索,就问他:“你有没有见过整个身体都是由各种残缺的组织和器官缝合组成的怪物?”

  小面包露出一个恶心的表情,“这种怪物,叫做憎恶,也有人叫他们缝合怪,在斯坦索姆简直随处可见,是亡灵天灾的杰作!”

  我身体瞬间转凉了,“这么说,我们南方确实已经被渗透了,我们在夜色镇正好遇到了这种怪物。”

  “不错,我们还费了很大的劲才合力把它消灭。”依巅补充了一句。

  从这枚徽章的来历,事情似乎开始逐渐明朗了。马莉莲和伊法莎,也许并不是普通的偶遇关系,极有可能是暗藏着敌方难以预料的阴谋。

  “既然如此,我们还是要回到夜色镇去继续调查,你们还愿意回去吗?”我用坚定的眼神,扫视了他们。

  “不,先别急,我很快就知道结果了。”依巅镇定自若的神情,让我倍感意外。

  “你有什么好法子吗?”芬倪那双大眼睛好奇地盯看她。

  “你们忘记我的野狗了吗?”她笑着回答,“在收起这枚徽章之前,我就已经让野狗记住了徽章的味道,前去搜寻徽章主人的踪迹,现在应该在回来的路上了。”

  这样看来,事件的进程又往前一大步了。我心头大热,一把抱住她,“你真是太棒了,感谢你啊!”

  “喂,凛昱牧师,请你注意仪态,别待会又让你的副主教逮住了。”我感觉到她全身瞬间变僵硬了,当然,我大概也变成她一样,迅速撤回。

  这时,我注意到芬倪看着我的异样目光,立刻解释说:“抱歉啊,我只是突然得意忘形了!”

  “既然你已经派送了野狗追查,为什么刚刚不说呢?那我就不用召唤小面包了。”芬倪对依巅说。

  “只是为了双重保险,我也正纳闷,为什么现在还没野狗的消息。”依巅站起来,往南方夜色镇的方向看去。

  正好在这一刻,那方向的那片湛蓝天空中,飞来了一只鸟。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