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隐宴席上即兴之作,命意深婉,用笔巧妙,读完撼动人心

创业资讯 阅读(1345)

  李商隐是晚唐杰出的诗人,他一生经历坎坷,命运多舛,让他的作品也充满了凄凉和哀婉。每次读到他的无题诗,既扑朔迷离,有一种陌生感;也精致婉转,好像是似曾相识。李商隐的诗风受李贺影响颇深,在句法、章法和结构方面则受到杜甫和韩愈的影响,诗人善于将表现寂冷的事物与孤凄的心情相融合,并塑造朦胧恍惚的意境,下面这首诗就体现了这个特点。

  

  七月二十九日崇让宅宴作

  唐代:李商隐

  露如微霰下前池,月过回塘万竹悲。

  浮世本来多聚散,红蕖何事亦离披?

  悠扬归梦惟灯见,濩落生涯独酒知。

  岂到白头长知尔,嵩阳松雪有心期。

  

  此诗作于唐武宗会昌元年七月,当时诗人仕途受挫,暂住岳父王茂元家,妻子仍在京城长安。王茂元是李商隐的岳父,曾官泾原、河阳节度使,于会昌三年九月病逝。从诗题看应该是宴会上即兴之作,但诗人却避而不写席间情形,只将自己所见与身世之感摄入笔端,表现出凄冷感伤的情怀。

  

  宴会上大家觥筹交错,一片欢乐景象,可是诗人却有些愁眉不展。首联 “露如微霰下前池,风过回塘万竹悲”, 可以感觉到诗人心灵的颤抖,也奠定了全诗幽怨的基调。天寒露冷,迷濛的秋雾也凝结成水滴,象小雪珠一样纷纷落到前池;秋风频吹,翠竹在回塘边好象正发出悲鸣。诗人充分利用视听效果,拟人化地表现出自己的凄楚心境,令人如同身在竹丛中,感受这悲戚的场景。

  

  颔联承接首联,继续刻画环境,并夹杂议论。“浮世本来多聚散,红蕖何事亦离披?”诗人从纷纷飘落的微霰中,感受到人生的聚散无常,流露出羁旅生涯之苦。西风凄紧,翠竹悲鸣,池塘中荷花也凋零散落,到处都是一片衰败景象,更加衬托出作者心中的无限感伤。

  对红荷的痛惜,正是对人生难得团聚的痛惜,“本来、何事” 四个字,在转折中又作递进,使凄切伤感情绪又步步加深,正所谓不著一字,尽得风流,极其含蓄深婉。

  

  李商隐确实与众不同,大家都在宴席上喝酒聊天,他却在一边听竹观荷,听得真切,看得细致,自己也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颈联“悠扬归梦唯灯见,濩落生涯独酒知”, 濩落,空虚无聊之意。

  妻子还在长安,自己仕途不顺,寄人篱下,更感孤独凄凉,梦醒后的伤感,表现了对妻儿深沉的思念。“唯灯见、独酒知”,描写出正作梦时,旁无一人,独有灯照。诗人半生蹉跎,到处漂流,只有饮酒才能慰藉空寂的情怀。

  

  尾联“岂到白头长只尔?嵩阳松雪有心期”, 嵩阳,指嵩山之南;有心期,指他与松雪两心相许。诗人自问自答,不愿如此蹉跎直到白头。“松雪”二字,表现出诗人高洁的情怀,以及不愿随波逐流、与世沉浮的思想。

  诗人感到多年来流离落拓,却丝毫无人关怀。李商隐心高气傲,不愿如此遭人冷落,更不想独抱忧煎地孤老终年,于是就有点归隐之意。不过这只是自行排解,仍是一时愤激之词,失意之悲,别离之痛,郁结在诗人胸中,终于宣泄出来。

  

  李商隐宴席上即兴之作,命意深婉,用笔巧妙,读完撼动人心。诗人采用比兴手法,用景物烘托感情。风露塘竹,触动了诗人之悲切;红荷离披,象征着夫妻的别离。寒夜孤灯,凄婉幽思;嵩山松雪,也召唤着诗人归去。

  全文命意深婉、用笔巧妙。诗人的羁旅之愁、离索之苦、失望之感和归隐之趣,层层推进,一气浑成,句句扣动读者心弦。诗人一面惦记着古老的长安,一面又幻想着恬静的嵩山,真是左右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