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收废品供我上学,饭店里我老板一声恩人,才知父亲真实身份

创业指导 阅读(609)

  我的父亲近40岁才有的我,想起父亲,想起那深藏的关爱,往事就如同漫天飞舞的柳絮,一缕缕在眼前浮现,挣脱不去。

  记忆中的父亲对我要求极其严格,吃饭不能有剩饭,玩耍时不能同小伙伴发生争执,见了长辈要主动问好,要力所能及地帮年迈的奶奶做些家务等等。那时年纪尚小,父亲留给我的印象,除了严格还是严格,甚至少了份父爱应有的温暖。

  在家里墙上有一张中国地图,一次在家百无聊赖时,我无意中发现,地图上用红笔圈了不少地方,再仔细一看,圈了的地方都好像大部分是挺偏远的。

  出于好奇,我问父亲,他只是说这些是他年轻时候到过的地方,就没有再详细说了,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父亲没有飞黄腾达,更别说衣锦还乡了,父亲在这里收着废品,空闲时到工地做点体力活,每天早出晚归,家里却还是没有多少收入。

  附近小区里废品回收的不仅仅缺斤少两,而且还便宜,铁的价格也只有8毛钱,前几天父亲卖了一次36块钱,是不是很客观,钱就是这样算计出来的。

  有时候父亲可以一个矿泉水瓶等半个小时,有时候车站的乘客发现有人在旁,才知道矿泉水没喝完,父亲在旁边等他们喝完后回收瓶子,于是很多人都会一股气把剩下的水都喝完了。

  父亲就是这样的过着日子,挣一点钱来供我上学。

  

  自我懂事以来,就没看见过父亲抽过一根烟,赌过一分钱,原因很简单,这些浪费钱,而且我家也没几个钱去挥霍。那些老一辈的对父亲的期望,早随着岁月入土了。

  中学时代里,窝在父母身边,确实只知道一味索取,觉得这些本就该拥有,没想过失去,所以不懂得珍惜。

  高考等待分数那天,看着父亲等在电话旁边,紧张的神情比我都还厉害,我考上后除了高兴,还有父亲更辛苦地去收废品的日子,我心里很高兴,却也愧疚。

  后来我查看家里地图,发现上学的省份父亲曾经是去过的,我又再一次询问他,这一次,他松口了,说他这是年轻时离开家乡后到的第一个省份。冥冥中,我好像跟父亲有着同样的经历,这也是我离开家里后到的第一个省份。

  

  工作后,我留在了读书的城市,有点余钱,我把父母邀请过来游玩,他们也大半辈子没有去游玩过了。

  看着我工作城市的一切景色,父母意兴阑珊,在餐桌上聊了起来,感叹事物的变化。

  “啊,老板,你也过来吃饭啊。”“啊!恩人,是...是你吗?”饭店里,我碰到了公司的老板,正往包厢走去,我刚打招呼,他转过身就径直走到了父亲旁边,想要确认些什么。

  我才知道,原来父亲在结婚前是一位军人,一位救过百姓的战士。当年,父亲从洪水中救出了一家人,没想到其中的男孩如今已经成了老板。

  我很激动,也自豪,我想起了那张地图,原来是父亲到过的地方,我之前一直在纠结,甚至现在也不知道他为何不把经历告诉我,但现在这已经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