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房与人次均实现同比增长,七夕电影市场再创新高

创业指导 阅读(1532)

  原创烹小鲜2019.8.9我要分享

  作者|徐小怪

  卧看牵牛织女星,不如携手看电影。

  

  昨日为中国一年一度的七夕情人节,借助节日的观影潮,华语电影市场在昨日的票房突破了5.6亿,人次达1586万人。

  两项数据均打破了七夕的单日纪录,为目前最高。同时,这也是暑期档从6月以来,迄今为止最高的单日票房数据。

  据统计,这5.6亿的票房主要由三部影片贡献。

  

  其中,《哪吒之魔童降世》依然坚挺,以2.5亿的单日成绩牢牢霸占票房排行榜首位,这个数字也是单片在七夕的最高票房纪录。

  首日上映的《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以1.71亿的单日票房位列第二,第三则是已上映7日的《烈火英雄》,单日票房为1.24亿。

  

  周三打败周五

  票房与人次同比实现双增长

  

  今年的七夕是周三,而去年的七夕是周五。按照常理,周五相较于周三具有临近周末的优势,但是今年的数据明显优于去年。

  与去年4.7亿的票房数据相比,今年七夕的单日大盘同比增长了19.44%,场次增加了6.4%,人次增加了17.22%,票价上浮3.57%。

  整体数据的全线增长,充分说明了单个节日档的市场容量依然存在增长空间。

  但是如果用今年的涨幅与去年的涨幅进行比较,数字就显得不那么漂亮。在场次的涨幅比下跌26.56%的情况下,票房涨幅同比下降84.88%,人次涨幅同比下降80.59%。

  造成如此差距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前年的七夕在周一,市场的七夕观影潮尚属开发状态;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片单匮乏,新片只有一部点映电影,而三天内公映的影片数量为0。

  因为是周五的原因,去年的七夕同日有四部新片公映:表现最好的《欧洲攻略》单日砍下9721.68万的票房;表现最弱的《快把我哥带走》也有4968万的票房收获。

  

  虽然今年七夕的票房和人次对比去年有所增长,但是单日新片的数量却有所减少。

  当日,只有《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一部具有体量的新片公映。该片原定于8月9日,与《上海堡垒》同步上映。但是在几日前,影片突然宣布提档,显然是瞄准了七夕这块大蛋糕。

  事实证明,《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的策略成功了。影片的首日票房为1.71亿,预计为最终总票房的五分之一。

  总体比较今年与去年七夕的在映单片票房,很容易发现,每部电影之间的票房数据呈断层形状。

  

  今年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为七夕历史上首部票房过2亿的影片,亚军与季军也相继在单日内顺利飞过亿元分界线。而去年票房过亿的电影只有《一出好戏》。

  

  与去年七夕相比,亿元以上的差距明显,亿元之下的千万档差距也同样明显,去年多为此票房区间的影片,今年则没有。去年有两部电影的票房在1000万到5000万,有四部电影的票房在5000万到亿元之间。

  今年是头部影片高开高打,将市场份额瓜分殆尽;去年是新片和在映影片交相辉映,两极分化并不严重。

  通过近三年七夕单日的电影数据比较,很容易发现,市场基数并不存在疲软现象,只要有好作品,观众还是会在节假日踏破院线的门槛。

  

  二线和四线为最主要观影群

  女性观众占比仍高于男性

  根据第三方平台显示,今年的七夕,二线城市和四线城市成为了大盘的主要贡献力量,以北上广深为代表的一线城市成为了占比最低的层级。

  分析单日冠军《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用户数据,在七夕单日,一线城市的购票占比为12.5%,人次为81万;二线城市的购票占比为41.1%,人次为265.9万;三线城市的购票占比为20.1%,人次为128.3万;四线城市的购票占比为26.3%。人次约为168万。

  《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和《烈火英雄》的城市分级人次占比也大抵如此。

  二到四线的观影人次高,非常直观地说明了电影口碑具有极度深入的下沉度,激活这些所在城市的观众,是票房大爆的基本条件。

  如果论单个城市的观影人次,北京上海两个一线城市依然占据绝对优势,在七夕单日,北京的观影人次为25万,上海为21.9万。

  

  值得注意的是,二线城市成都的观影人次高达21.3万,仅次于上海,排在深圳广州之前。随着城市院线行业的发展,成都在近几年逐渐成为了票仓大户,很多时候都有超过北京上海。

  另外,《哪吒之魔童降世》的主创团队也来自于成都,这无形中也助推了影片在成都的“吸金度”。

  地域决定观影习惯,这个道理在港片身上体现得尤为突出。

  七夕亚军《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在广州和深圳的观影人次分列全国第一和第三,两个城市的人次数据高达40.2万,远超北京上海总共的28.4万。

  

  另外,影片在北京的观影人次仅为10万,甚至不及成都、武汉、重庆、杭州、苏州等二线城市。由此看来,港片在京城还需进一步抢占市场份额。

  季军《烈火英雄》的城市观影人次在上海为最高,其次是重庆,也许夏天如火炉一般的境况让观众潜意识对影片更有亲切感。

  

  三部影片在单个城市的人次上有明显不同,而在男女比例上却较为接近。男观众的占比都在40%到50%之前,女观众为50%到60%。在七夕的电影市场上,女性观众多于男性观众。

  

  《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男女占比为42.3%和57.7%;《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的男女观众占比差距为三部影片中最小,分别是46.3%和53.7%;出人意料的是,《烈火英雄》的男女观众占比差距是三部影片中最大的,分别为40.9%和59.1%,或许影片具有“美女爱英雄”的效应。

  ——END——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作者|徐小怪

  卧看牵牛织女星,不如携手看电影。

  

  昨日为中国一年一度的七夕情人节,借助节日的观影潮,华语电影市场在昨日的票房突破了5.6亿,人次达1586万人。

  两项数据均打破了七夕的单日纪录,为目前最高。同时,这也是暑期档从6月以来,迄今为止最高的单日票房数据。

  据统计,这5.6亿的票房主要由三部影片贡献。

  

  其中,《哪吒之魔童降世》依然坚挺,以2.5亿的单日成绩牢牢霸占票房排行榜首位,这个数字也是单片在七夕的最高票房纪录。

  首日上映的《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以1.71亿的单日票房位列第二,第三则是已上映7日的《烈火英雄》,单日票房为1.24亿。

  

  周三打败周五

  票房与人次同比实现双增长

  

  今年的七夕是周三,而去年的七夕是周五。按照常理,周五相较于周三具有临近周末的优势,但是今年的数据明显优于去年。

  与去年4.7亿的票房数据相比,今年七夕的单日大盘同比增长了19.44%,场次增加了6.4%,人次增加了17.22%,票价上浮3.57%。

  整体数据的全线增长,充分说明了单个节日档的市场容量依然存在增长空间。

  但是如果用今年的涨幅与去年的涨幅进行比较,数字就显得不那么漂亮。在场次的涨幅比下跌26.56%的情况下,票房涨幅同比下降84.88%,人次涨幅同比下降80.59%。

  造成如此差距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前年的七夕在周一,市场的七夕观影潮尚属开发状态;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片单匮乏,新片只有一部点映电影,而三天内公映的影片数量为0。

  因为是周五的原因,去年的七夕同日有四部新片公映:表现最好的《欧洲攻略》单日砍下9721.68万的票房;表现最弱的《快把我哥带走》也有4968万的票房收获。

  

  虽然今年七夕的票房和人次对比去年有所增长,但是单日新片的数量却有所减少。

  当日,只有《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一部具有体量的新片公映。该片原定于8月9日,与《上海堡垒》同步上映。但是在几日前,影片突然宣布提档,显然是瞄准了七夕这块大蛋糕。

  事实证明,《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的策略成功了。影片的首日票房为1.71亿,预计为最终总票房的五分之一。

  总体比较今年与去年七夕的在映单片票房,很容易发现,每部电影之间的票房数据呈断层形状。

  

  今年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为七夕历史上首部票房过2亿的影片,亚军与季军也相继在单日内顺利飞过亿元分界线。而去年票房过亿的电影只有《一出好戏》。

  

  与去年七夕相比,亿元以上的差距明显,亿元之下的千万档差距也同样明显,去年多为此票房区间的影片,今年则没有。去年有两部电影的票房在1000万到5000万,有四部电影的票房在5000万到亿元之间。

  今年是头部影片高开高打,将市场份额瓜分殆尽;去年是新片和在映影片交相辉映,两极分化并不严重。

  通过近三年七夕单日的电影数据比较,很容易发现,市场基数并不存在疲软现象,只要有好作品,观众还是会在节假日踏破院线的门槛。

  

  二线和四线为最主要观影群

  女性观众占比仍高于男性

  根据第三方平台显示,今年的七夕,二线城市和四线城市成为了大盘的主要贡献力量,以北上广深为代表的一线城市成为了占比最低的层级。

  分析单日冠军《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用户数据,在七夕单日,一线城市的购票占比为12.5%,人次为81万;二线城市的购票占比为41.1%,人次为265.9万;三线城市的购票占比为20.1%,人次为128.3万;四线城市的购票占比为26.3%。人次约为168万。

  《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和《烈火英雄》的城市分级人次占比也大抵如此。

  二到四线的观影人次高,非常直观地说明了电影口碑具有极度深入的下沉度,激活这些所在城市的观众,是票房大爆的基本条件。

  如果论单个城市的观影人次,北京上海两个一线城市依然占据绝对优势,在七夕单日,北京的观影人次为25万,上海为21.9万。

  

  值得注意的是,二线城市成都的观影人次高达21.3万,仅次于上海,排在深圳广州之前。随着城市院线行业的发展,成都在近几年逐渐成为了票仓大户,很多时候都有超过北京上海。

  另外,《哪吒之魔童降世》的主创团队也来自于成都,这无形中也助推了影片在成都的“吸金度”。

  地域决定观影习惯,这个道理在港片身上体现得尤为突出。

  七夕亚军《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在广州和深圳的观影人次分列全国第一和第三,两个城市的人次数据高达40.2万,远超北京上海总共的28.4万。

  

  另外,影片在北京的观影人次仅为10万,甚至不及成都、武汉、重庆、杭州、苏州等二线城市。由此看来,港片在京城还需进一步抢占市场份额。

  季军《烈火英雄》的城市观影人次在上海为最高,其次是重庆,也许夏天如火炉一般的境况让观众潜意识对影片更有亲切感。

  

  三部影片在单个城市的人次上有明显不同,而在男女比例上却较为接近。男观众的占比都在40%到50%之前,女观众为50%到60%。在七夕的电影市场上,女性观众多于男性观众。

  

  《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男女占比为42.3%和57.7%;《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的男女观众占比差距为三部影片中最小,分别是46.3%和53.7%;出人意料的是,《烈火英雄》的男女观众占比差距是三部影片中最大的,分别为40.9%和59.1%,或许影片具有“美女爱英雄”的效应。

  ——END——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