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保证不开房”案大反转,是时候补补新闻伦理课了

创业指导 阅读(959)

  原标题:法官“保证不开房”案大反转,是时候补补新闻伦理课了

  

  新闻反转本不奇怪,但这次的新闻反转幅度之大却让所有的“吃瓜群众”都有些目瞪口呆:8月初爆出的永州法院一庭长书写“不与5女子开房保证书”事件,经组织调查并没发现当事人存在不当男女关系!

  这个结果之所以让“吃瓜群众”情感上很难接受,一是它有违长期以来的“新闻套路”:首先是网上爆料,接着是舆论发酵,进而是组织调查,结局是罪名实锤。当事人不仅受到“应得”的惩罚,还落得臭名昭著,进一步印证了媒体和公众的“正直”与“先见之明”,为他们下一次的“路见不平”赋权。二是它有违人们对于“话题官员”的刻板印象,哪怕举报的事实本身并不严重,但也可以由此及彼,牵扯出其他问题。远的如“微笑厅长”“天价烟局长”,近的如霸占医疗通道的北京劳斯莱斯女。

  事实上,永州中级法院屈庭长“保证不与5女开房”这个热点话题一开始就让人疑窦丛生:正常状态之下,谁会在微信朋友圈发布这样的“保证书”呢?别说是一个具备丰富法律知识的专业人士,就算一个稍有社会常识的普通人都知道,这首先涉及对提及的五个女子及其家庭构成侵权,还直接在熟人圈子里自我抹黑,必然带来职业上的毁灭性后果。但对于习惯狂欢而非理性思考的公共舆论来说,事情越反常越有传播价值,越能吸引眼球,越能上热搜。

  

  当然,也有人给出了想当然的推理:当事人误以为微信朋友圈是私人记事本,属于操作失误。这个推理更加让人兴奋:看来这法官不但坏,还蠢,揭露和批判这样的官员绝对就是替天行道!

  随着组织结论的公布和多家媒体深度调查的发表,事实真相浮出水面:当事法官屈中亚的妻子长期患有偏执性精神障碍,“保证书”系其持刀胁迫屈写下并用其名义发布的。夫妻俩相濡以沫几十年,但妻子近些年因为切除子宫和双侧输卵管后,不仅暴躁易怒,还疑神疑鬼到了阻止屈与一切女性往来的地步,甚至专门购买了跟踪器。出于对妻子和家庭的爱,屈一直包容忍让,手机任由检查,连微信朋友圈上秀恩爱的图片和文字都一直是妻子在发布,为的是“让别的女人望而却步”。

  “所有不能理解之处,都有他人的隐痛与悲凉”,不能不承认,这一次媒体和公众的狂欢有些残忍。其实,像屈中亚这样的夫妻,在我们的身边司空见惯,只是程度的轻重不同而已。“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如果了解更多的生活细节与生命逻辑,我们甚至也会不忍心去责怪那个“偏执性精神障碍”的妻子,二胎希望的幻灭,可能失去丈夫的恐惧,哪一样都足以让一个正处更年期的妇女承受难言之痛!

  当然,这一事件中最无辜但却受伤最深的还是当事法官屈中亚。如果没有“法官”和“庭长”这两个头衔,人们最多当茶余饭后的谈资付之一笑,媒体不会蜂拥关注,其本人也不会承受因“停职”而来的羞辱。诚然,从社会公正角度而言,对于法官这样拥有特殊公权力者有更高的形象要求并不为过。但也需提防另一种倾向,那就是利用公众舆论“宁信其有不信其无”的心理,进行恶意炒作。就此事件而言,始作俑者肯定是屈的“朋友圈”中熟人,按理其应该对屈的家庭情况有所了解,不至于是因为“简单义愤”。而如果是出于公义,更应该向单位纪检部门汇报,而不是首先想到舆论造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行为是一种舆论绑架,即不管事实真相如何,首先对特定对象进行道德指控,借助公共舆论的非理性将对方置于难以自证清白的绝境。

  

  或许,我们要感谢屈中亚庭长,正是他的清白给了我们一次反思舆情的机会。“洪洞县里无好人”的思维惯性,不仅主宰了一般受众的头脑,也有力地引导着媒体的兴奋点,甚至还成为一些地方和部门平息舆情的预设前提。譬如在此案中,屈中亚的个人生活作风嫌疑与他的庭长职务之间并无必然关联,其庭长身份也并不妨碍对其的调查,但舆情一出来,还是立马“停职”。这事实上也进一步刺激了舆论想象。

  现在案情水落石出,从永州中级法院方面而言,“还干部一个清白”不能仅仅限于名誉上的,更应该第一时间恢复屈庭长的工作,并名正言顺支持屈的维权行为,调查这一炒作背后有没有幕后的图谋。绝对不能给媒体和公众留下这样的印象:被污清白者被停职了,而传播隐私和恶意炒作的始作俑者却平安无事。这样下去,等于鼓励更多不审慎甚至别有用心的信源的出现。需知,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卷入舆论漩涡的人是很难全身而退的,因为是个人总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与癖好,隐私一旦公之于众首先就陷入了尴尬境地,家庭关系和社会处境都要受到重大损害。也因如此,在大量的司法实践中,公开披露他人隐私者,首先就应该被追责。

  就媒体和大众舆论而言,应该坚守最基本的新闻伦理,培育起码的媒介素养。新闻学上有个非常重要的平衡性原则,即给予被监督者以对等的回应权利。在未经法定机构确认之前,不应将其置于“舆论审判”的被告席。道理很简单,任何人都可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成为新闻事件的当事人。如果我们可以纵容对“法官”、对“官员”、对“明星”的恶意炒作和语言暴力,终有一天,我们就会对任何人都如此这般。媒体和公众舆论要控制这种本能的冲动很难,而不少舆论事件中的“实质正义”又轻而易举地掩盖了事实上的“程序非正义”,但唯其不易,才更应坚守。

  (作者系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知名杂文作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红辣椒评论

  原标题:法官“保证不开房”案大反转,是时候补补新闻伦理课了

  

  新闻反转本不奇怪,但这次的新闻反转幅度之大却让所有的“吃瓜群众”都有些目瞪口呆:8月初爆出的永州法院一庭长书写“不与5女子开房保证书”事件,经组织调查并没发现当事人存在不当男女关系!

  这个结果之所以让“吃瓜群众”情感上很难接受,一是它有违长期以来的“新闻套路”:首先是网上爆料,接着是舆论发酵,进而是组织调查,结局是罪名实锤。当事人不仅受到“应得”的惩罚,还落得臭名昭著,进一步印证了媒体和公众的“正直”与“先见之明”,为他们下一次的“路见不平”赋权。二是它有违人们对于“话题官员”的刻板印象,哪怕举报的事实本身并不严重,但也可以由此及彼,牵扯出其他问题。远的如“微笑厅长”“天价烟局长”,近的如霸占医疗通道的北京劳斯莱斯女。

  事实上,永州中级法院屈庭长“保证不与5女开房”这个热点话题一开始就让人疑窦丛生:正常状态之下,谁会在微信朋友圈发布这样的“保证书”呢?别说是一个具备丰富法律知识的专业人士,就算一个稍有社会常识的普通人都知道,这首先涉及对提及的五个女子及其家庭构成侵权,还直接在熟人圈子里自我抹黑,必然带来职业上的毁灭性后果。但对于习惯狂欢而非理性思考的公共舆论来说,事情越反常越有传播价值,越能吸引眼球,越能上热搜。

  

  当然,也有人给出了想当然的推理:当事人误以为微信朋友圈是私人记事本,属于操作失误。这个推理更加让人兴奋:看来这法官不但坏,还蠢,揭露和批判这样的官员绝对就是替天行道!

  随着组织结论的公布和多家媒体深度调查的发表,事实真相浮出水面:当事法官屈中亚的妻子长期患有偏执性精神障碍,“保证书”系其持刀胁迫屈写下并用其名义发布的。夫妻俩相濡以沫几十年,但妻子近些年因为切除子宫和双侧输卵管后,不仅暴躁易怒,还疑神疑鬼到了阻止屈与一切女性往来的地步,甚至专门购买了跟踪器。出于对妻子和家庭的爱,屈一直包容忍让,手机任由检查,连微信朋友圈上秀恩爱的图片和文字都一直是妻子在发布,为的是“让别的女人望而却步”。

  “所有不能理解之处,都有他人的隐痛与悲凉”,不能不承认,这一次媒体和公众的狂欢有些残忍。其实,像屈中亚这样的夫妻,在我们的身边司空见惯,只是程度的轻重不同而已。“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如果了解更多的生活细节与生命逻辑,我们甚至也会不忍心去责怪那个“偏执性精神障碍”的妻子,二胎希望的幻灭,可能失去丈夫的恐惧,哪一样都足以让一个正处更年期的妇女承受难言之痛!

  当然,这一事件中最无辜但却受伤最深的还是当事法官屈中亚。如果没有“法官”和“庭长”这两个头衔,人们最多当茶余饭后的谈资付之一笑,媒体不会蜂拥关注,其本人也不会承受因“停职”而来的羞辱。诚然,从社会公正角度而言,对于法官这样拥有特殊公权力者有更高的形象要求并不为过。但也需提防另一种倾向,那就是利用公众舆论“宁信其有不信其无”的心理,进行恶意炒作。就此事件而言,始作俑者肯定是屈的“朋友圈”中熟人,按理其应该对屈的家庭情况有所了解,不至于是因为“简单义愤”。而如果是出于公义,更应该向单位纪检部门汇报,而不是首先想到舆论造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行为是一种舆论绑架,即不管事实真相如何,首先对特定对象进行道德指控,借助公共舆论的非理性将对方置于难以自证清白的绝境。

  

  或许,我们要感谢屈中亚庭长,正是他的清白给了我们一次反思舆情的机会。“洪洞县里无好人”的思维惯性,不仅主宰了一般受众的头脑,也有力地引导着媒体的兴奋点,甚至还成为一些地方和部门平息舆情的预设前提。譬如在此案中,屈中亚的个人生活作风嫌疑与他的庭长职务之间并无必然关联,其庭长身份也并不妨碍对其的调查,但舆情一出来,还是立马“停职”。这事实上也进一步刺激了舆论想象。

  现在案情水落石出,从永州中级法院方面而言,“还干部一个清白”不能仅仅限于名誉上的,更应该第一时间恢复屈庭长的工作,并名正言顺支持屈的维权行为,调查这一炒作背后有没有幕后的图谋。绝对不能给媒体和公众留下这样的印象:被污清白者被停职了,而传播隐私和恶意炒作的始作俑者却平安无事。这样下去,等于鼓励更多不审慎甚至别有用心的信源的出现。需知,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卷入舆论漩涡的人是很难全身而退的,因为是个人总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与癖好,隐私一旦公之于众首先就陷入了尴尬境地,家庭关系和社会处境都要受到重大损害。也因如此,在大量的司法实践中,公开披露他人隐私者,首先就应该被追责。

  就媒体和大众舆论而言,应该坚守最基本的新闻伦理,培育起码的媒介素养。新闻学上有个非常重要的平衡性原则,即给予被监督者以对等的回应权利。在未经法定机构确认之前,不应将其置于“舆论审判”的被告席。道理很简单,任何人都可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成为新闻事件的当事人。如果我们可以纵容对“法官”、对“官员”、对“明星”的恶意炒作和语言暴力,终有一天,我们就会对任何人都如此这般。媒体和公众舆论要控制这种本能的冲动很难,而不少舆论事件中的“实质正义”又轻而易举地掩盖了事实上的“程序非正义”,但唯其不易,才更应坚守。

  (作者系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知名杂文作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屈中亚

  舆论

  永州中级法院

  屈庭长

  庭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