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汇债大逃杀!一手好牌是如何一步步作死沦为笑话的

创业故事 阅读(836)

  私募排排网昨天我要分享

  

  1

  崩盘!

  阿根廷2019总统大选将在今年10份举行。

  之前的选举,每次的初选基本都会成为当年大选的风向标,本次也不例外,但这次,市场对初选结果大感意外,并做出了强烈的避险反应。

  这场选举,是现任总统马克里-皮切特比(Mauricio Macri –Miguel ángel Pichetto)代表的改革阵线联盟(Juntos por el Cambio),和反对党领袖阿尔贝托·费尔南德斯(Mcri –Miguel ángel Pichetto)代表的全民阵线(Frente de Todos)之间的竞争。

  8月11日,上周日,统计结果显示反对派全民阵线比现任执政党改革阵线联盟投票率高出近15个百分点。

  结果比预期的开票时间超过一个半小时,全民阵线联盟赢得47.01%的选票,而改革阵线联盟(Juntos por el Cambio)只有获得32.66%选票。

  

  之前,几乎所有的媒体和民调都认为现任总统马克里可以获胜并连任。初选结果相差15个百分点的惨败不仅出乎选民和媒体的预料,也令执政党竞选阵营措手不及。

  金融市场于是给出了激烈的反应。

  于是,本周一开始,阿根廷的股市、汇市、债市全市全线剧烈动荡,全是一路的逃跑。

  

  阿根廷比索暴跌33%,跌至1美元兑60比索的创纪录低点。

  

  Merval股指盘中跌幅最大,阿根廷股票在纳斯达克指数成分股中跌幅居前,阿根廷Merval指数周一收盘跌31%。

  而阿根廷股市则暴跌48%,为过去70年以来的第二大跌幅。

  阿根廷10年期公债和世纪债券下跌了面值的18-20%,跌至面值的约60%甚至更低。

  短期债券收益率则飙升至35%以上。

  2

  为何?

  到底发生了什么?市场在惧怕什么?

  首选是初选结果和市场之前的预计大相径庭,做出剧烈反应,这是根本。

  问题了,为什么会对一个总统的改变而剧烈反应呢?

  初选获胜的费尔南德斯是前总统内斯托尔·基什内尔(Nestor Kirchner)手下的内阁部长,而他的副总统人选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在马克里执政前领导阿根廷共和国八年。在她执政期间,阿根廷实施货币管制、保护主义贸易政策。而且,也因违约使得这个国家多年来在国际融资市场上被遗弃。

  市场认为,选民情绪的突然转变令外国投资者和阿根廷人都感到震惊,投资者担心历史将会重演,民粹主义左倾政府接管政权后可能会增加该国债务违约的风险。

  而阿根廷财政危机由来已久,在马克里担任总统之前,这个南美国家曾被排除在国际金融市场之外15年,因之前曾对950亿美元债务违约。

  直到2016年,在现任总统马克里的领导下,阿根廷才摆脱了最近的主权债务违约。彭博社(Bloomberg)编制的数据显示,政府及其子公司目前有159亿美元的美元和欧元债务将于2019年到期。另有186亿美元的债券本金、贷款和利息以本币比索发行。

  如今,历史将有可能要重演,这个国家将可能再次违约,投资者于是不顾一切抛售资产导致各类市场大幅下滑,违约互换CDS创出历史高位。

  信用违约掉期目前显示,交易员预计阿根廷未来五年暂停偿债的可能性为75%。上周五,这一比例仅为49%。其以美元计价的政府债券平均下跌约25%,推动价格跌至每美元55美分。

  一个周末,债券违约概率提高了26%,怪不得市场做出了剧烈的避险反应!

  在竞选活动中,两位候选人互相提出了他们的竞选纲领:马克里说,选举将决定阿根廷“走向未来还是回到过去”,在顺风的情况下将让国家迎来一场新“革命”;

  而费尔南德斯坚持认为,“现政府设法制造的唯一东西就是贫困”,“通货膨胀率翻了一倍”,鼓励了“金融投机”。

  投资者担心如果马克里在今年竞选失败,可能意味着在他执政下带来的经济稳定局面将会突然被终结。高盛经济学家塞韦罗(Tiago Severo)认为:“未来几天和几周内投资者情绪如果进一步恶化,金融状况收紧将会给阿根廷经济脆弱的复苏带来沉重打击。更重要的是,从政治角度来看,比索再次贬值的压力或扭转早前通胀下滑的趋势,并损害马克里政府的形象,进一步影响其总统竞选的连任。”

  风险咨询公司Verisk Maplecroft 的负责人布兰科(Jimena Blanco)表示:“在初选结果前几乎所有人都预测这两位主要候选人之间的竞争会十分激烈,而目前的结果应该会让双方都感到震惊。若费尔南德斯当选,他将毫不犹豫地撤销马克里政府实施的经济改革,甚至包括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救援计划有关的措施,这也是市场最担心的问题。”布兰科补充道,阿根廷比索的贬值可能会让阿根廷央行介入并试图提高利率来控制后果,对阿根廷市场的恐慌反应将不可避免,投资者应该为比索的波动做好准备。

  在此之前,不少人认为这次的总统初选是选民们对马克里不讨喜的经济改革的“公投”:马克里早前曾承诺,如果在今年10月的竞选中再次当选,他将继续采用相同的紧缩性财政政策。

  而阿根廷在持续已久的通胀型经济衰退冲击下,其通胀率已达到惊人的55%,马克里曾希望借助其自由市场改革方案,促阿根廷经济重换活力,但从目前的初选形势看来,选民们并没有为其理念买单,他连任的机会变得渺茫。

  3

  无解!

  马克里的惨败主要归咎于经济治理方面的政绩不佳。

  在马克里执政的前3年,阿根廷经济起伏跌宕,难以获得稳定增长。2016—2018年,GDP增长率分别为-1.8%、2.9%和-2.6%。2017年,阿根廷经济曾出现短暂的复苏,并帮助执政党赢得了议会中期选举的胜利。

  但是进入2018年第二季度后,在美国经济走强和美联储加息的冲击下,阿根廷发生严重的汇兑危机,比索大幅度贬值。

  

  2019年前5个月,经济颓势不仅没有改善的迹象,反而有所加剧。伴随经济衰退的是居高不下的通货膨胀率。

  2018年阿根廷的消费价格上涨指数达到45.5%,创下了1992年以来的新高。

  虽然阿根廷的经济衰退与外部环境的恶化不无关系,但其经济自身的脆弱和结构性矛盾是造成经济难脱“滞胀”困局的根本原因。

  

  马克里上台后,开始推行市场化改革,扩大开放力度,寻求改变原有的发展模式。但事实证明,马克里的改革未能帮助阿根廷克服自身经济的脆弱性,导致上台时制定的目标屡屡不能完成。

  一方面,是出现了改革步伐过快、调整幅度过大、矫枉过正的问题。他上任一周后,就宣布取消实行了4年之久的外汇管制,之后又很快放开了对外资的管控。他上任3个多月后,阿根廷与“秃鹫基金”达成和解,之后开始大举借债。在短短3年多时间里,阿根廷的外债规模增加了约1000亿美元。

  为减少政府支出而大幅度削减财政补贴的做法造成物价飞涨,通胀难以控制,民众生活深受影响。

  2018年下半年,阿根廷的贫困率仍高达32%,与2016年相比几无变化。

  另一方面,当阿根廷经济因外部冲击脆弱性突显时,马克里政府又无法拿出行之有效的应对措施,最终不得不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563亿美元以解燃眉之急。

  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历来以严肃财政纪律为条件,为拿到贷款,阿根廷政府被迫实施了财政紧缩政策,压缩公共支出和社会开支,导致民怨激增。

  在此次初选中获胜的左翼政党联盟,虽然在上届大选中败北,但仍拥有强大的选民基础。在其执政的12年时间里,阿根廷经济曾连续6年保持高速增长,并结束了长期以来举债发展的模式。同时,由于政府重视保障和维护普通民众的利益,中下阶层的社会福利水平稳步提高。

  但在其执政后期,由于执政手段过于僵化,对经济活动干预过度,加之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周期的结束和世界经济环境的改变,阿根廷经济形势有所恶化。这导致阿根廷民众对左翼政党的支持出现了动摇。

  上次选举,马克里在选民求变的呼声中最终以微弱优势赢得了大选的胜利。马克里上台后,高举反腐大旗,利用民众对腐败行为的痛恨,处置了一批前政府的腐败高官,使左翼力量的政治声誉和威望深受打击。

  尽管如此,在此次初选中,左翼政党仍然获得了选民的支持,这一方面反映了广大选民恢复经济、改善生活的迫切愿望,另一方面也与左翼政党特有的号召力和吸引力密不可分。

  因此,马克里政府的当务之急不仅在于稳定金融市场,还要在接下来的两个多月里重新赢得选民的信任和支持,在大选中创造奇迹。

  4

  原因

  曾经让人无比羡慕的富庶国度,如今是一地鸡毛!

  1913年阿根廷和美国处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人均GDP都在4000美元左右。

  在一战前,阿根廷还是自由主义为主,工业扩张明显,经济不断增长,移民数量庞大,国内就业水平也很高,那时布宜诺斯艾利斯也是全拉美人口最多的城市,国内民众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如今,已经是大相径庭。

  这儿没有发生过什么战争,也没有大的自然灾害,那么,是哪儿出了问题?

  下面,又到了米大宝政治不正确的解读时间。

  问题出在了“不适宜的民主制度”上。

  在很多民科的国内人看来,民主是万能的,民主是完美的,民主是神话,民主是解决一切国家问题的良药。

  然而,完全不是。

  民主的良好运行,要基于两方面因素。

  一是民众的教育水平,民众要有共识、民众的整体素质要高,也就是更理性一些,也就是能听的进道理,能稍微的看的远一些。

  二是国家的经济水平,经济水平要在一定的水平之上,才能同时满足民众的需求和政府的需求,从而保持双方的诉求能在一定区间正常运行。

  因为,群体意识就是无意识,教育差的、素质差的民众聚在一起,其实都是乌合之众,听不进道理,也不会思考,一点燃就能起火,特别容易被煽动。

  民众的诉求是要更多福利、要更高收入、要更好享受、物质满足了再满足精神的。

  民主的本质就是妥协,就是满足占大多数人的诉求,如果民众素质不行,民主就彻底被绑架了,乌合之众就会借民主而绑架政府,绑架政策,只顾短期利益,无视经济规律、无视国家长期利益,彻底沦陷。

  被民主绑架的领导上台后,就要兑现承诺发福利、涨工资、免费医疗、免费教育、提前退休、提高退休金等,满足民众的短期诉求。

  留给政府要解决的就是,拿什么钱来满足诉求?于是加税、超发货币、借钱、发债,给未来造成各种隐患:债台高筑、企业成本居高不下而倒闭、货币贬值、工人失业。

  如果经济水平不能支撑,无法度过这些难关,最终就会迎来危机:失业危机,金融危机,经济危机、债务危机等。

  巴西,阿根廷,走的都是典型的这个路径。

  于是,执政党被推下台,另一个政党说要改变这些现状,说现在的政党烂透了。

  新政党上台,为了取悦民众,推行的政策一定是全面推翻以前的政策。

  然而如果民众素质不行、国家经济又不行,其实新政党上台推翻之前的政策,新立一套政策,对国家经济一定是灭顶之灾的。

  比如阿根廷之前就在政府来回折腾中使用过私企国有化、冻结银行存款等邪招,短期有钱了,长期穷死。

  如果理解不了这个,把国家换成一个企业就是了,企业亏损,于是老CEO下台,新CEO上台推行新的商业模式、新的产品、新的团队、新的营销策略等,通常都是把企业一步步送入绝境的,因为,越是亏损的企业,越是经不起折腾的,越折腾死的越快。

  Yahoo、Motorola、北电等都是如此,在倒闭之前,各种折腾,终于折腾至死。

  我们来回顾一下过往的阿根廷。

  先来看GDP增速,就能看到被政党来回上台、来回切换政策之下的经济来回颠簸。

  

  5

  历史

  回顾阿根廷史的时候,不禁让人感慨,近代的阿根廷发展史简直就是一部波澜壮阔的作死史,让我们看看这条作死长河中,阿根廷的那些各种花样作死大法。

  1880年,从上任的胡利奥·阿根蒂诺·罗卡开始,经济自由政策得到连续十届联邦政府的加强,1870年到1910年,移民潮和死亡率的降低使人口数量扩大到了原来的五倍,经济规模扩大到了原来的十五倍;铁路里程从503公里陡增至31,104公里;阿根廷跻身于世界出口五强之列;

  1908年,阿根廷人均收入超越德国、加拿大和荷兰,全球排名第七。布宜诺斯艾利斯也从“大农村”转身成为国际化的“南美巴黎”。

  经济高速增长,贫富分化加大,1891年,激进党成立了。武装起义的威胁促使保守派于1912年制定了无记名投票法。

  从此,阿根廷开始“民主”了。

  凭借着激进的均贫富执政理念,激进党领袖伊波利托·伊里戈延得以于1916年当选总统。

  为迎合选举他上台的无产阶级,他也被称为“贫民之父”,他在任时提高了无产阶级的生活水平,推行了一系列改革,包括改善工作条件,规定工作时间,引入公众教育系统,援助农场主、援助低收入家庭、援助小型企业。

  也许初心没错,但从此,也开始了阿根廷的衰落,也把阿根廷推入了未老先衰的发展境地。

  工人阶级地位大大提升,在1919年爆发了为期一周的大规模罢工的暴力活动,美国大使馆的报告说这次活动1500人死亡,4000人受伤,这直接预示阿根廷的自由主义走到尽头。

  1929年大萧条就来了,阿根廷工业的生产和投资都严重下降,输入资本和进口商品都大幅减少,出口价格暴跌,国内大幅裁员,站在无产阶级视角的政府束手无策。

  1930年,以乌里武鲁将军为首的军人们策划了一场政变,将民选政府踢下台,军政府代管国家,彻底终结了阿根廷宪法政治和自由主义的权威性。

  从此,阿根廷的衰退加剧加快了。

  两年后,乌里武鲁的法西斯体制失败,阿古斯丁·佩德罗·胡斯托上台,过去的寡头政治与选举舞弊死灰复燃。

  1930-1943,这是阿根廷历史上臭名昭着的十年,军人执政,不懂经济,胡乱折腾。

  1946年,曾任劳工部队的庇隆将军,在工人群体中威望极高,他煽动民族情绪,一举登上了总统宝座。

  上台后,庇隆为了满足民族主义者和工人的需求,将能源、电信、铁路、电力公司大量收归国有。

  1947年,她推动国会授予女性参政权,并为弱势群体带去空前的社会救济。

  庇隆兑现一系列对劳工有利的政策,工人们四处罢工,将自己的收入提高了30%。这些斗争成果反映在经济上,就是严重的通货膨胀,面包和肉制品的涨价幅度甚至高于30%。庇隆政府选择冻结食品物价,违背经济规律,于是食品断货了。

  运动越搞越大,生活却越来越困苦,军人们,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1955年,海军在刺杀总统的事件中轰炸了五月广场,几个月后,在军方所谓的解放者革命中,庇隆被迫下台,流亡西班牙。

  此后阿根廷就陷入了无尽的军政府-民粹政府-军政府-民粹政府之间的更迭和摇摆。

  新任国家领导人佩德罗·尤金尼奥·阿兰布鲁主张“反庇隆主义”,并通过1956年第4161号法令宣布正义党违法。

  其后激进党的阿图罗·弗隆迪西赢得了之后的总统大选。但解除了对正义党的党禁。正义党的复苏令军方不满,使其也因军方压力而又被迫下台。

  1963年当选的阿图罗·伊利亚引领国家实现了全方位发展,但他将庇隆主义合法化的尝试失败,谋求军政府无限期统治的胡安·卡洛斯·翁加尼亚领导“阿根廷革命”,又将他推翻。

  翁加尼亚关闭国会,取缔所有政党,解散了学生会和工会。群众的不满导致科尔多瓦和罗萨里奥发生了两场大规模抗议。亚历杭德罗·阿古斯丁·拉努塞将军为缓和局势,让胡安·庇隆的铁杆心腹埃克托尔·何塞·坎波拉成为总统候选人。

  庇隆回国当天,右派工会领导人与蒙托内罗斯左派青年之间的庇隆党派系矛盾导致了埃塞萨屠杀的发生。坎波拉辞职让路后,庇隆于1973年9月再次当选总统。

  1974年庇隆病逝,他的第三位夫人伊莎贝尔由副总统接替其职务。次年,在一路恶化的治安和经济形势中,缺乏执政经验的她被豪尔赫·拉斐尔·魏地拉罢黜。

  “国家重组进程”随之开始。在这一进程中,国会被关闭,最高法院法官被免职,政党和工会遭禁,超过三万名游击队员嫌疑人及其同情者遭受到绑架、酷刑和秘密处决。

  1982年,穷途末路的加尔铁里军政府孤注一掷,派兵占领马尔维纳斯群岛,引燃马岛战争。两个月后,阿根廷败给英国,军政府权威扫地,国家就此向民主法治过渡。

  阿根廷就这样在军人和民选政府之间来回摇摆了无数次,把自己越变越凉。

  直到军政府退出舞台,阿根廷才又开启了新的民主化进程。

  1983年,激进公民联盟候选人劳尔·阿方辛当选总统,开始惩处在肮脏战争时期犯有反人类罪行的军人集团,军事法庭给所有政变领导人下了判决书。但通货膨胀却更甚以往,人均收入一跌再跌。社会动荡和游行抗议迫使阿方辛提前辞职及举行选举。

  庇隆主义的正义党人卡洛斯·梅内姆在1989年的竞选中获胜,顺利完成超过半个世纪以来,第一次和平的政党轮替。

  梅内姆上台后,一改过去正义党及庇隆主义由政府干预市场的经济政策,拥抱新自由主义:固定汇率、放开商业管制、实行私有化,并拆除贸易壁垒,暂时重振了经济。

  好景不长,20世纪末的那场金融危机暴露出汇率缺乏弹性、严重依赖外资的弊端,引发了外资撤出、出口崩溃、大量企业破产的危局。

  费尔南多·德拉鲁阿领导的激进党在1999年选举中重夺执政权。

  德拉鲁冻结银行存款以大规模的资本外逃为回应,产生新的动荡。2001年12月的暴乱迫使德拉鲁阿辞职。

  国会内部选举并任命爱德华多·杜阿尔德为临时代理总统,他废除了梅内姆设立的固定汇率体系。2002年底,危机开始缓解,而两名抗议者的身亡迫使他提前交权。

  左派正义党候选人内斯托尔·基什内尔当选。

  在他的经济政策下,经济危机告终,显著的财政和贸易盈余得以实现,在危机中膨胀的贫困阶层向中产阶层过渡,阿根廷偿清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全部债务。

  基什内尔总统没有寻求连任,转而支持其妻,第一夫人克里斯蒂娜于2007年当选总统,并于2011年连任,但经济萧条、外汇管制、进口限制、通货膨胀、腐败及滥用职权、债务违约、干预司法系统独立性、内阁官员涉嫌走私毒品、选举期间捏造选票及贿赂选民,以及协助掩盖1994年犹太人文化中心爆炸事件真相的嫌疑,使她及其所属胜利阵线的支持率下滑至38.41%。

  2015年12月10日午夜0时,克里斯蒂娜任期结束,结束了12年的基什内尔时代。

  多年来备受争议的正义党(胜利阵线是其分支)所奉行的民粹主义,也被指责为是“以国家财政支付无收入者以换取选票”的独裁行为。

  毛里西奥·马克里于2015年12月10日宣誓就职,开启了阿根廷现代民主的新篇章。

  在就职前,马克里许诺将给予司法系统完整的独立性,因此得到了最高法院法官的一致支持。

  在其后上任前的准备中,改变了现有内阁设定,拆分经济和内政部,内阁成员多毕业于国内私立或外国著名大学,并将个人财产交给信托基金并提供透明化信息。

  马克里开始修复被克里斯蒂娜破坏的与各大发达民主国家之间的关系,并主导对贪污“零容忍”的政策,缩减公共开支,裁减在基什内尔时代大量雇佣的公务员,并提升能源及交通费的价格。

  2016年4月22日,在参众两院的通过下,开始支付给债权人,阿根廷15年来正式脱离债务违约。

  如今,马克里可能无法连任,历史即将再次反转,克里斯蒂娜即将卷土重来,未来再次充满不确定性。

  梳理至此,你应该明白,马克里的下台将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之前折腾阿根廷经济的民粹主义又将复燃,意味着不懂经济的人再次执政,而这,也是资本市场最为忌讳的。

  资金是聪明的,基于对未来的不信任,所以逃离,所以暴跌。

  你,有何感想?有何思考?

  收藏举报投诉

  

  1

  崩盘!

  阿根廷2019总统大选将在今年10份举行。

  之前的选举,每次的初选基本都会成为当年大选的风向标,本次也不例外,但这次,市场对初选结果大感意外,并做出了强烈的避险反应。

  这场选举,是现任总统马克里-皮切特比(Mauricio Macri –Miguel ángel Pichetto)代表的改革阵线联盟(Juntos por el Cambio),和反对党领袖阿尔贝托·费尔南德斯(Mcri –Miguel ángel Pichetto)代表的全民阵线(Frente de Todos)之间的竞争。

  8月11日,上周日,统计结果显示反对派全民阵线比现任执政党改革阵线联盟投票率高出近15个百分点。

  结果比预期的开票时间超过一个半小时,全民阵线联盟赢得47.01%的选票,而改革阵线联盟(Juntos por el Cambio)只有获得32.66%选票。

  

  之前,几乎所有的媒体和民调都认为现任总统马克里可以获胜并连任。初选结果相差15个百分点的惨败不仅出乎选民和媒体的预料,也令执政党竞选阵营措手不及。

  金融市场于是给出了激烈的反应。

  于是,本周一开始,阿根廷的股市、汇市、债市全市全线剧烈动荡,全是一路的逃跑。

  

  阿根廷比索暴跌33%,跌至1美元兑60比索的创纪录低点。

  

  Merval股指盘中跌幅最大,阿根廷股票在纳斯达克指数成分股中跌幅居前,阿根廷Merval指数周一收盘跌31%。

  而阿根廷股市则暴跌48%,为过去70年以来的第二大跌幅。

  阿根廷10年期公债和世纪债券下跌了面值的18-20%,跌至面值的约60%甚至更低。

  短期债券收益率则飙升至35%以上。

  2

  为何?

  到底发生了什么?市场在惧怕什么?

  首选是初选结果和市场之前的预计大相径庭,做出剧烈反应,这是根本。

  问题了,为什么会对一个总统的改变而剧烈反应呢?

  初选获胜的费尔南德斯是前总统内斯托尔·基什内尔(Nestor Kirchner)手下的内阁部长,而他的副总统人选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在马克里执政前领导阿根廷共和国八年。在她执政期间,阿根廷实施货币管制、保护主义贸易政策。而且,也因违约使得这个国家多年来在国际融资市场上被遗弃。

  市场认为,选民情绪的突然转变令外国投资者和阿根廷人都感到震惊,投资者担心历史将会重演,民粹主义左倾政府接管政权后可能会增加该国债务违约的风险。

  而阿根廷财政危机由来已久,在马克里担任总统之前,这个南美国家曾被排除在国际金融市场之外15年,因之前曾对950亿美元债务违约。

  直到2016年,在现任总统马克里的领导下,阿根廷才摆脱了最近的主权债务违约。彭博社(Bloomberg)编制的数据显示,政府及其子公司目前有159亿美元的美元和欧元债务将于2019年到期。另有186亿美元的债券本金、贷款和利息以本币比索发行。

  如今,历史将有可能要重演,这个国家将可能再次违约,投资者于是不顾一切抛售资产导致各类市场大幅下滑,违约互换CDS创出历史高位。

  信用违约掉期目前显示,交易员预计阿根廷未来五年暂停偿债的可能性为75%。上周五,这一比例仅为49%。其以美元计价的政府债券平均下跌约25%,推动价格跌至每美元55美分。

  一个周末,债券违约概率提高了26%,怪不得市场做出了剧烈的避险反应!

  在竞选活动中,两位候选人互相提出了他们的竞选纲领:马克里说,选举将决定阿根廷“走向未来还是回到过去”,在顺风的情况下将让国家迎来一场新“革命”;

  而费尔南德斯坚持认为,“现政府设法制造的唯一东西就是贫困”,“通货膨胀率翻了一倍”,鼓励了“金融投机”。

  投资者担心如果马克里在今年竞选失败,可能意味着在他执政下带来的经济稳定局面将会突然被终结。高盛经济学家塞韦罗(Tiago Severo)认为:“未来几天和几周内投资者情绪如果进一步恶化,金融状况收紧将会给阿根廷经济脆弱的复苏带来沉重打击。更重要的是,从政治角度来看,比索再次贬值的压力或扭转早前通胀下滑的趋势,并损害马克里政府的形象,进一步影响其总统竞选的连任。”

  风险咨询公司Verisk Maplecroft 的负责人布兰科(Jimena Blanco)表示:“在初选结果前几乎所有人都预测这两位主要候选人之间的竞争会十分激烈,而目前的结果应该会让双方都感到震惊。若费尔南德斯当选,他将毫不犹豫地撤销马克里政府实施的经济改革,甚至包括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救援计划有关的措施,这也是市场最担心的问题。”布兰科补充道,阿根廷比索的贬值可能会让阿根廷央行介入并试图提高利率来控制后果,对阿根廷市场的恐慌反应将不可避免,投资者应该为比索的波动做好准备。

  在此之前,不少人认为这次的总统初选是选民们对马克里不讨喜的经济改革的“公投”:马克里早前曾承诺,如果在今年10月的竞选中再次当选,他将继续采用相同的紧缩性财政政策。

  而阿根廷在持续已久的通胀型经济衰退冲击下,其通胀率已达到惊人的55%,马克里曾希望借助其自由市场改革方案,促阿根廷经济重换活力,但从目前的初选形势看来,选民们并没有为其理念买单,他连任的机会变得渺茫。

  3

  无解!

  马克里的惨败主要归咎于经济治理方面的政绩不佳。

  在马克里执政的前3年,阿根廷经济起伏跌宕,难以获得稳定增长。2016—2018年,GDP增长率分别为-1.8%、2.9%和-2.6%。2017年,阿根廷经济曾出现短暂的复苏,并帮助执政党赢得了议会中期选举的胜利。

  但是进入2018年第二季度后,在美国经济走强和美联储加息的冲击下,阿根廷发生严重的汇兑危机,比索大幅度贬值。

  

  2019年前5个月,经济颓势不仅没有改善的迹象,反而有所加剧。伴随经济衰退的是居高不下的通货膨胀率。

  2018年阿根廷的消费价格上涨指数达到45.5%,创下了1992年以来的新高。

  虽然阿根廷的经济衰退与外部环境的恶化不无关系,但其经济自身的脆弱和结构性矛盾是造成经济难脱“滞胀”困局的根本原因。

  

  马克里上台后,开始推行市场化改革,扩大开放力度,寻求改变原有的发展模式。但事实证明,马克里的改革未能帮助阿根廷克服自身经济的脆弱性,导致上台时制定的目标屡屡不能完成。

  一方面,是出现了改革步伐过快、调整幅度过大、矫枉过正的问题。他上任一周后,就宣布取消实行了4年之久的外汇管制,之后又很快放开了对外资的管控。他上任3个多月后,阿根廷与“秃鹫基金”达成和解,之后开始大举借债。在短短3年多时间里,阿根廷的外债规模增加了约1000亿美元。

  为减少政府支出而大幅度削减财政补贴的做法造成物价飞涨,通胀难以控制,民众生活深受影响。

  2018年下半年,阿根廷的贫困率仍高达32%,与2016年相比几无变化。

  另一方面,当阿根廷经济因外部冲击脆弱性突显时,马克里政府又无法拿出行之有效的应对措施,最终不得不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563亿美元以解燃眉之急。

  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历来以严肃财政纪律为条件,为拿到贷款,阿根廷政府被迫实施了财政紧缩政策,压缩公共支出和社会开支,导致民怨激增。

  在此次初选中获胜的左翼政党联盟,虽然在上届大选中败北,但仍拥有强大的选民基础。在其执政的12年时间里,阿根廷经济曾连续6年保持高速增长,并结束了长期以来举债发展的模式。同时,由于政府重视保障和维护普通民众的利益,中下阶层的社会福利水平稳步提高。

  但在其执政后期,由于执政手段过于僵化,对经济活动干预过度,加之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周期的结束和世界经济环境的改变,阿根廷经济形势有所恶化。这导致阿根廷民众对左翼政党的支持出现了动摇。

  上次选举,马克里在选民求变的呼声中最终以微弱优势赢得了大选的胜利。马克里上台后,高举反腐大旗,利用民众对腐败行为的痛恨,处置了一批前政府的腐败高官,使左翼力量的政治声誉和威望深受打击。

  尽管如此,在此次初选中,左翼政党仍然获得了选民的支持,这一方面反映了广大选民恢复经济、改善生活的迫切愿望,另一方面也与左翼政党特有的号召力和吸引力密不可分。

  因此,马克里政府的当务之急不仅在于稳定金融市场,还要在接下来的两个多月里重新赢得选民的信任和支持,在大选中创造奇迹。

  4

  原因

  曾经让人无比羡慕的富庶国度,如今是一地鸡毛!

  1913年阿根廷和美国处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人均GDP都在4000美元左右。

  在一战前,阿根廷还是自由主义为主,工业扩张明显,经济不断增长,移民数量庞大,国内就业水平也很高,那时布宜诺斯艾利斯也是全拉美人口最多的城市,国内民众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如今,已经是大相径庭。

  这儿没有发生过什么战争,也没有大的自然灾害,那么,是哪儿出了问题?

  下面,又到了米大宝政治不正确的解读时间。

  问题出在了“不适宜的民主制度”上。

  在很多民科的国内人看来,民主是万能的,民主是完美的,民主是神话,民主是解决一切国家问题的良药。

  然而,完全不是。

  民主的良好运行,要基于两方面因素。

  一是民众的教育水平,民众要有共识、民众的整体素质要高,也就是更理性一些,也就是能听的进道理,能稍微的看的远一些。

  二是国家的经济水平,经济水平要在一定的水平之上,才能同时满足民众的需求和政府的需求,从而保持双方的诉求能在一定区间正常运行。

  因为,群体意识就是无意识,教育差的、素质差的民众聚在一起,其实都是乌合之众,听不进道理,也不会思考,一点燃就能起火,特别容易被煽动。

  民众的诉求是要更多福利、要更高收入、要更好享受、物质满足了再满足精神的。

  民主的本质就是妥协,就是满足占大多数人的诉求,如果民众素质不行,民主就彻底被绑架了,乌合之众就会借民主而绑架政府,绑架政策,只顾短期利益,无视经济规律、无视国家长期利益,彻底沦陷。

  被民主绑架的领导上台后,就要兑现承诺发福利、涨工资、免费医疗、免费教育、提前退休、提高退休金等,满足民众的短期诉求。

  留给政府要解决的就是,拿什么钱来满足诉求?于是加税、超发货币、借钱、发债,给未来造成各种隐患:债台高筑、企业成本居高不下而倒闭、货币贬值、工人失业。

  如果经济水平不能支撑,无法度过这些难关,最终就会迎来危机:失业危机,金融危机,经济危机、债务危机等。

  巴西,阿根廷,走的都是典型的这个路径。

  于是,执政党被推下台,另一个政党说要改变这些现状,说现在的政党烂透了。

  新政党上台,为了取悦民众,推行的政策一定是全面推翻以前的政策。

  然而如果民众素质不行、国家经济又不行,其实新政党上台推翻之前的政策,新立一套政策,对国家经济一定是灭顶之灾的。

  比如阿根廷之前就在政府来回折腾中使用过私企国有化、冻结银行存款等邪招,短期有钱了,长期穷死。

  如果理解不了这个,把国家换成一个企业就是了,企业亏损,于是老CEO下台,新CEO上台推行新的商业模式、新的产品、新的团队、新的营销策略等,通常都是把企业一步步送入绝境的,因为,越是亏损的企业,越是经不起折腾的,越折腾死的越快。

  Yahoo、Motorola、北电等都是如此,在倒闭之前,各种折腾,终于折腾至死。

  我们来回顾一下过往的阿根廷。

  先来看GDP增速,就能看到被政党来回上台、来回切换政策之下的经济来回颠簸。

  

  5

  历史

  回顾阿根廷史的时候,不禁让人感慨,近代的阿根廷发展史简直就是一部波澜壮阔的作死史,让我们看看这条作死长河中,阿根廷的那些各种花样作死大法。

  1880年,从上任的胡利奥·阿根蒂诺·罗卡开始,经济自由政策得到连续十届联邦政府的加强,1870年到1910年,移民潮和死亡率的降低使人口数量扩大到了原来的五倍,经济规模扩大到了原来的十五倍;铁路里程从503公里陡增至31,104公里;阿根廷跻身于世界出口五强之列;

  1908年,阿根廷人均收入超越德国、加拿大和荷兰,全球排名第七。布宜诺斯艾利斯也从“大农村”转身成为国际化的“南美巴黎”。

  经济高速增长,贫富分化加大,1891年,激进党成立了。武装起义的威胁促使保守派于1912年制定了无记名投票法。

  从此,阿根廷开始“民主”了。

  凭借着激进的均贫富执政理念,激进党领袖伊波利托·伊里戈延得以于1916年当选总统。

  为迎合选举他上台的无产阶级,他也被称为“贫民之父”,他在任时提高了无产阶级的生活水平,推行了一系列改革,包括改善工作条件,规定工作时间,引入公众教育系统,援助农场主、援助低收入家庭、援助小型企业。

  也许初心没错,但从此,也开始了阿根廷的衰落,也把阿根廷推入了未老先衰的发展境地。

  工人阶级地位大大提升,在1919年爆发了为期一周的大规模罢工的暴力活动,美国大使馆的报告说这次活动1500人死亡,4000人受伤,这直接预示阿根廷的自由主义走到尽头。

  1929年大萧条就来了,阿根廷工业的生产和投资都严重下降,输入资本和进口商品都大幅减少,出口价格暴跌,国内大幅裁员,站在无产阶级视角的政府束手无策。

  1930年,以乌里武鲁将军为首的军人们策划了一场政变,将民选政府踢下台,军政府代管国家,彻底终结了阿根廷宪法政治和自由主义的权威性。

  从此,阿根廷的衰退加剧加快了。

  两年后,乌里武鲁的法西斯体制失败,阿古斯丁·佩德罗·胡斯托上台,过去的寡头政治与选举舞弊死灰复燃。

  1930-1943,这是阿根廷历史上臭名昭着的十年,军人执政,不懂经济,胡乱折腾。

  1946年,曾任劳工部队的庇隆将军,在工人群体中威望极高,他煽动民族情绪,一举登上了总统宝座。

  上台后,庇隆为了满足民族主义者和工人的需求,将能源、电信、铁路、电力公司大量收归国有。

  1947年,她推动国会授予女性参政权,并为弱势群体带去空前的社会救济。

  庇隆兑现一系列对劳工有利的政策,工人们四处罢工,将自己的收入提高了30%。这些斗争成果反映在经济上,就是严重的通货膨胀,面包和肉制品的涨价幅度甚至高于30%。庇隆政府选择冻结食品物价,违背经济规律,于是食品断货了。

  运动越搞越大,生活却越来越困苦,军人们,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1955年,海军在刺杀总统的事件中轰炸了五月广场,几个月后,在军方所谓的解放者革命中,庇隆被迫下台,流亡西班牙。

  此后阿根廷就陷入了无尽的军政府-民粹政府-军政府-民粹政府之间的更迭和摇摆。

  新任国家领导人佩德罗·尤金尼奥·阿兰布鲁主张“反庇隆主义”,并通过1956年第4161号法令宣布正义党违法。

  其后激进党的阿图罗·弗隆迪西赢得了之后的总统大选。但解除了对正义党的党禁。正义党的复苏令军方不满,使其也因军方压力而又被迫下台。

  1963年当选的阿图罗·伊利亚引领国家实现了全方位发展,但他将庇隆主义合法化的尝试失败,谋求军政府无限期统治的胡安·卡洛斯·翁加尼亚领导“阿根廷革命”,又将他推翻。

  翁加尼亚关闭国会,取缔所有政党,解散了学生会和工会。群众的不满导致科尔多瓦和罗萨里奥发生了两场大规模抗议。亚历杭德罗·阿古斯丁·拉努塞将军为缓和局势,让胡安·庇隆的铁杆心腹埃克托尔·何塞·坎波拉成为总统候选人。

  庇隆回国当天,右派工会领导人与蒙托内罗斯左派青年之间的庇隆党派系矛盾导致了埃塞萨屠杀的发生。坎波拉辞职让路后,庇隆于1973年9月再次当选总统。

  1974年庇隆病逝,他的第三位夫人伊莎贝尔由副总统接替其职务。次年,在一路恶化的治安和经济形势中,缺乏执政经验的她被豪尔赫·拉斐尔·魏地拉罢黜。

  “国家重组进程”随之开始。在这一进程中,国会被关闭,最高法院法官被免职,政党和工会遭禁,超过三万名游击队员嫌疑人及其同情者遭受到绑架、酷刑和秘密处决。

  1982年,穷途末路的加尔铁里军政府孤注一掷,派兵占领马尔维纳斯群岛,引燃马岛战争。两个月后,阿根廷败给英国,军政府权威扫地,国家就此向民主法治过渡。

  阿根廷就这样在军人和民选政府之间来回摇摆了无数次,把自己越变越凉。

  直到军政府退出舞台,阿根廷才又开启了新的民主化进程。

  1983年,激进公民联盟候选人劳尔·阿方辛当选总统,开始惩处在肮脏战争时期犯有反人类罪行的军人集团,军事法庭给所有政变领导人下了判决书。但通货膨胀却更甚以往,人均收入一跌再跌。社会动荡和游行抗议迫使阿方辛提前辞职及举行选举。

  庇隆主义的正义党人卡洛斯·梅内姆在1989年的竞选中获胜,顺利完成超过半个世纪以来,第一次和平的政党轮替。

  梅内姆上台后,一改过去正义党及庇隆主义由政府干预市场的经济政策,拥抱新自由主义:固定汇率、放开商业管制、实行私有化,并拆除贸易壁垒,暂时重振了经济。

  好景不长,20世纪末的那场金融危机暴露出汇率缺乏弹性、严重依赖外资的弊端,引发了外资撤出、出口崩溃、大量企业破产的危局。

  费尔南多·德拉鲁阿领导的激进党在1999年选举中重夺执政权。

  德拉鲁冻结银行存款以大规模的资本外逃为回应,产生新的动荡。2001年12月的暴乱迫使德拉鲁阿辞职。

  国会内部选举并任命爱德华多·杜阿尔德为临时代理总统,他废除了梅内姆设立的固定汇率体系。2002年底,危机开始缓解,而两名抗议者的身亡迫使他提前交权。

  左派正义党候选人内斯托尔·基什内尔当选。

  在他的经济政策下,经济危机告终,显著的财政和贸易盈余得以实现,在危机中膨胀的贫困阶层向中产阶层过渡,阿根廷偿清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全部债务。

  基什内尔总统没有寻求连任,转而支持其妻,第一夫人克里斯蒂娜于2007年当选总统,并于2011年连任,但经济萧条、外汇管制、进口限制、通货膨胀、腐败及滥用职权、债务违约、干预司法系统独立性、内阁官员涉嫌走私毒品、选举期间捏造选票及贿赂选民,以及协助掩盖1994年犹太人文化中心爆炸事件真相的嫌疑,使她及其所属胜利阵线的支持率下滑至38.41%。

  2015年12月10日午夜0时,克里斯蒂娜任期结束,结束了12年的基什内尔时代。

  多年来备受争议的正义党(胜利阵线是其分支)所奉行的民粹主义,也被指责为是“以国家财政支付无收入者以换取选票”的独裁行为。

  毛里西奥·马克里于2015年12月10日宣誓就职,开启了阿根廷现代民主的新篇章。

  在就职前,马克里许诺将给予司法系统完整的独立性,因此得到了最高法院法官的一致支持。

  在其后上任前的准备中,改变了现有内阁设定,拆分经济和内政部,内阁成员多毕业于国内私立或外国著名大学,并将个人财产交给信托基金并提供透明化信息。

  马克里开始修复被克里斯蒂娜破坏的与各大发达民主国家之间的关系,并主导对贪污“零容忍”的政策,缩减公共开支,裁减在基什内尔时代大量雇佣的公务员,并提升能源及交通费的价格。

  2016年4月22日,在参众两院的通过下,开始支付给债权人,阿根廷15年来正式脱离债务违约。

  如今,马克里可能无法连任,历史即将再次反转,克里斯蒂娜即将卷土重来,未来再次充满不确定性。

  梳理至此,你应该明白,马克里的下台将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之前折腾阿根廷经济的民粹主义又将复燃,意味着不懂经济的人再次执政,而这,也是资本市场最为忌讳的。

  资金是聪明的,基于对未来的不信任,所以逃离,所以暴跌。

  你,有何感想?有何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