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华盛顿、汉密尔顿是战友,出身贵族却是颠覆王权的领军人物

创业故事 阅读(759)
?

  原创国家人文历史昨天我要分享

  《拉法耶特和华盛顿在弗农山庄》,1859, 罗西特和米尼奥

  滑铁卢战役终结了拿破仑对法国的统治,但紧随其后的并不是一个民主政权,而是路易十六的弟弟路易十八的复辟。到了1824年,拉法耶特终于获得重游美国的机会。此时距离他在新大陆上叱咤风云已经过去将近半个世纪,华盛顿、汉密尔顿等昔日战友早已作古。但在北美,民众一次又一次地把掌声和鲜花送给这位传奇人物。他在那里游历了整整16个月,会见了杰斐逊、亚当斯、门罗等政坛巨头,并成为第一位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讲的外籍人士。美国政府赠送给拉法耶特一块佛罗里达州的土地和20万美元现金,并派遣一艘名叫“布兰迪万”号的护卫舰护送他回国。而布兰迪万河,正是1777年拉法耶特在北美第一次参战的地方。

  时光飞逝,昔日的少年英雄已经成为古稀老翁。但拉法耶特的传奇并没有就此结束,反而在最后阶段再度焕发出夺目的光彩:1830年7月底,巴黎人民以“光荣的三天”(Trois Glorieuses)起义推翻了复辟王朝的统治,起义者宣布任命72岁的拉法耶特为重建的国民自卫军司令,并希望这位亲历两次伟大革命的老人出任临时执政,以组建一个既能捍卫自由、又不至于过分暴烈的新政权。但拉法耶特明确表示了拒绝:和30多年前一样,他认为从街垒上获得的权力是不合法的。经过一番斟酌,他和另一位上一次革命的亲历者、“政坛变色龙”塔列朗一起选定了奥尔良公爵路易·菲利浦作为新的立宪君主。法国历史进入了“七月王朝”时代。

  《身着陆军中将制服的拉法耶特》,1834,约瑟夫- 德西雷·考特,油画

  1834年5月20日,76岁的拉法耶特病逝于巴黎家中。他被安葬在第十二区的皮库斯墓园,和妻子以及那些遇难于大革命时代的亲属埋在一起。墓穴封闭之前,他的儿子乔治·华盛顿·拉法耶特将一捧从美国带回的泥土撒到了棺木上方。作为世袭贵族,拉法耶特在1789年成为了颠覆专制王权的领军人物;作为共和与宪政的维护者,他在1830年为法国带来了一位新国王。看似矛盾,却最好地体现了这位革命先驱不贪恋个人名位,始终以缔造共和作为宗旨的本色。诚如他在1789年时所言:“如果国王拒绝宪法,我将向他开战;如果国王接受宪法,我将保卫他。”和激进派的平等主义一样,在今天,法律与自由同样成了大革命的遗产。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拉法耶特和华盛顿在弗农山庄》,1859, 罗西特和米尼奥

  滑铁卢战役终结了拿破仑对法国的统治,但紧随其后的并不是一个民主政权,而是路易十六的弟弟路易十八的复辟。到了1824年,拉法耶特终于获得重游美国的机会。此时距离他在新大陆上叱咤风云已经过去将近半个世纪,华盛顿、汉密尔顿等昔日战友早已作古。但在北美,民众一次又一次地把掌声和鲜花送给这位传奇人物。他在那里游历了整整16个月,会见了杰斐逊、亚当斯、门罗等政坛巨头,并成为第一位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讲的外籍人士。美国政府赠送给拉法耶特一块佛罗里达州的土地和20万美元现金,并派遣一艘名叫“布兰迪万”号的护卫舰护送他回国。而布兰迪万河,正是1777年拉法耶特在北美第一次参战的地方。

  时光飞逝,昔日的少年英雄已经成为古稀老翁。但拉法耶特的传奇并没有就此结束,反而在最后阶段再度焕发出夺目的光彩:1830年7月底,巴黎人民以“光荣的三天”(Trois Glorieuses)起义推翻了复辟王朝的统治,起义者宣布任命72岁的拉法耶特为重建的国民自卫军司令,并希望这位亲历两次伟大革命的老人出任临时执政,以组建一个既能捍卫自由、又不至于过分暴烈的新政权。但拉法耶特明确表示了拒绝:和30多年前一样,他认为从街垒上获得的权力是不合法的。经过一番斟酌,他和另一位上一次革命的亲历者、“政坛变色龙”塔列朗一起选定了奥尔良公爵路易·菲利浦作为新的立宪君主。法国历史进入了“七月王朝”时代。

  《身着陆军中将制服的拉法耶特》,1834,约瑟夫- 德西雷·考特,油画

  1834年5月20日,76岁的拉法耶特病逝于巴黎家中。他被安葬在第十二区的皮库斯墓园,和妻子以及那些遇难于大革命时代的亲属埋在一起。墓穴封闭之前,他的儿子乔治·华盛顿·拉法耶特将一捧从美国带回的泥土撒到了棺木上方。作为世袭贵族,拉法耶特在1789年成为了颠覆专制王权的领军人物;作为共和与宪政的维护者,他在1830年为法国带来了一位新国王。看似矛盾,却最好地体现了这位革命先驱不贪恋个人名位,始终以缔造共和作为宗旨的本色。诚如他在1789年时所言:“如果国王拒绝宪法,我将向他开战;如果国王接受宪法,我将保卫他。”和激进派的平等主义一样,在今天,法律与自由同样成了大革命的遗产。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