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遗憾的以下五大草寇!功败垂成!千古遗憾

创业故事 阅读(1159)

  一、打工仔陈胜

  帮人做过小工的陈胜和吴广这两个雇农身世的戊卒,在大雨滂沱的穷乡僻壤揭竿而起,以戋戋九百之众向一个巨大的帝国建议了挑战。这似乎是难以想象的轻举妄为,但是这把火却终究变成燎原之势,它激起了一场连锁式的全国民变。虽然陈胜及其“张楚”政权并没有能撼倒秦王朝,但他却喊出了一句足令后世记取的民权豪语:“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前史将记取,这场推翻秦王朝暴政的天翻地覆的改朝换代是一个普通农民首要建议的。

  名言: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二、道人张角

  

  东汉末年,一场被后人称为“黄巾”的大暴乱如疾风暴雨席卷华夏。组织者张角,翼州巨鹿人,太平道的教主。《后汉书》记载说:“初。巨鹿张角自际‘大贤良师’,奉事黄老道,畜养弟子,跪拜首过。符水咒说以疗病,病者颇愈,大众信向之。角因遣弟子八人,坐落四方,以善道教化全国,转相进惑。十余年间。徒众数十万,连接郡自青、徐、幽、冀、荆、扬、究、皮八州之人,莫不毕应。遂置三十六方。方犹将号角也。大方万余人,小方六七干人,各立渠帅。”这是前史上预备最耐久、方案最缜密、发动最广泛的一次起义,它发生在一千八百年之前,堪称一大奇观。张角为今后的民变和暴乱提供了一个启示;在开始的淮备期间,宗教往往是最佳的保护色和胶合剂。

  名言: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全国大吉。

  三、盐估客黄巢

  

  黄巢身世盐商家庭,与王仙芝同贩私盐。曾数次应试而常常名落孙山。他善骑射,好诗赋。生平最喜结交豪侠之士。造反后黄巢自称“冲天太保均匀大将军”,与王决裂后一度由强到弱,又由弱到强,这位被贬为“流寇”的黄巢进行了一场历时1000多日,从湖北渡江南下而后由广州北上,横扫十余省,行程数万里的史无前例远征,这是一次退却方式下的巨大攻击。当旋风般的铁骑在我国的大地上划上一个大弧后,六十万大军攻破了唐都长安,而后又雪崩似地退出。前史注定了这是一次未能完结的远征。但是,这次远征所包蕴的惊心动魄的传奇和令人扼腕的结局具有永久的魅力。

  名言: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四、驿卒李自成

  

  李自成幼曾为僧,2l岁时应募当了米脂县的驿站马夫,不久因财政危机被裁人而下岗。失去了饭碗的李自成遂投靠了“不沾泥”张存孟的队伍,绰号“闯将 ”,自立后又升级为“闯王”。(留意:前史考证李自成并非另一闯王高迎祥的部将)这位独眼闯王无疑是明末那场起于陕西的造反大潮中脱颖而出的弄潮儿,从屡遭围歼,几度诈降,险遭歼灭乃至身边只剩十八骑,到后来建国“大顺”,一路北上摧枯拉朽,“所过无坚城,所遇无劲敌”,最终埋葬朱明王朝。却又在光辉的顶点上骤然陨落,空闲下了匆促的41天帝王梦。偶尔乎?必定乎?李自成给后人留下的是一份值得沉思的问卷。

  名言:吃他娘穿他娘,开了城门迎闯王。

  五、民办教师洪秀全

  

  这位私塾先生早年曾经苦读四书五经,愿望有朝一日由科举考试进入宦途。但是十多年过去了,年过而立却屡试不中,连秀才的桂冠还未戴上,失望之余他立誓:“等我自己来开科取全国士吧!”所以,在一场大病以后,就有了所谓“醒世训”和“救世歌”,有了斩妖除魔的天堂梦,有了不行遏止的拜上帝教潮,有了席卷南我国的太平天国政权,并连绵十八年,涉及二十省。这是一场震撼性的革新、却又象是一场没有方针的张狂闹剧,走在半梦半醒之间的洪秀全在理想中崛起,又在傲慢中消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