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文读书笔记:扭曲的微信

创业故事 阅读(657)


  微信时代缩短了世界的距离,也融洽了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亲人,朋友天涯咫尺,相互间聊得热火朝天。殊不见,火车站、汽车站、地铁上、街道边、酒店里,人山人海都是低头族。人们不会在候车室相互聊天了,无所谓问彼此的目的地结伴而行,就是熟人之间也只是点头招呼一下而已,大家都变得陌生起来。

  这几年,村里通了光纤,有极少部分人安装了电脑,自然也就有了WiFi,这可是个新鲜东西,往往全家人整天捧着手机玩微信,甚至连吃饭的时间都不放过,白天黑夜颠倒,玩累了睡,睡醒了又玩,放任让生活处于一种无聊的恶性循环之中。

  受其影响,由于许多夫妻俩都在外务工,孩子则由爷爷、奶奶照顾,为方便联系,自然给家里购置了手机,老年人不懂使用,手机就由孩子掌管。爷爷奶奶们认为只要让孩子别饿着、冻着就行了,其余的一概不管。这样,许多孩子聚集在有电脑的墙角落、猪栏棚边,不分昼夜,不分时间地打游戏,玩微信,上QQ,学习一概不问,逃学、辍学者比比皆是。

  这些年,村上考上名牌大学的为零,考上一般大学的也廖廖无几,倒是未完成学业就辍学的越来越多了,看着一张张幼稚气未脱的小脸,我心里在滴血。

  依旧故乡,但相夫教子的传统已不复存在;依旧故乡,年轻的一代却让我们看不到希望。

  三、买码之风愈演愈烈

  买码,在香港称之为“六合彩”,香港是合法的,大陆是禁止的,“六合彩”一般一星期开二至三期,因其中奖赔率高而非常诱惑人,我村前20年就有人坐黑庄,开黑码了,买码的村民更是不计其数。

  拿到码报后,俨然一副教授模样,年长者戴着眼镜,年轻的跟着掺和,相互讨论和研究,希望得出一个有效的答案。然而又相互提防,各自有所保留,生怕对方捡了便宜。

  轮到开码那天,四处便热闹了,有人在电话中大声叫嚷:“嗯,今鸭里买吆咯?我看会出猴,今年是猴年,这是第一期。”对方手机传出笑声:“我想这一期买蛇,昨鸭里我作了个梦,梦见蛇了,我作梦一向挺准的。”其实他在骗人,他昨夜根本没作梦或许梦见了猪,他故意在误导你,天上哪会掉馅饼?

  买码的四处在打电话问,开码单的忙着向庄家报码,然后不停地看时间,等着9点30分这一刻的到来,因为这是出码的时刻,都在等着1比40的高额彩头大发横财。

  终于出码了,肥皂泡瞬间破裂了,高叫尖叫声彼此起伏:“是么,你就是不信,我说买猴你偏要买猪。”“唉,又没中,下期看好滴,下注大的。””我家阿豪砍脑壳的,今夜又输了八佰。”二、三天后,又会重现同样的情景。

  96

  邓阿林

  2019.08.01 07:04

  字数 981

  微信时代缩短了世界的距离,也融洽了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亲人,朋友天涯咫尺,相互间聊得热火朝天。殊不见,火车站、汽车站、地铁上、街道边、酒店里,人山人海都是低头族。人们不会在候车室相互聊天了,无所谓问彼此的目的地结伴而行,就是熟人之间也只是点头招呼一下而已,大家都变得陌生起来。

  这几年,村里通了光纤,有极少部分人安装了电脑,自然也就有了WiFi,这可是个新鲜东西,往往全家人整天捧着手机玩微信,甚至连吃饭的时间都不放过,白天黑夜颠倒,玩累了睡,睡醒了又玩,放任让生活处于一种无聊的恶性循环之中。

  受其影响,由于许多夫妻俩都在外务工,孩子则由爷爷、奶奶照顾,为方便联系,自然给家里购置了手机,老年人不懂使用,手机就由孩子掌管。爷爷奶奶们认为只要让孩子别饿着、冻着就行了,其余的一概不管。这样,许多孩子聚集在有电脑的墙角落、猪栏棚边,不分昼夜,不分时间地打游戏,玩微信,上QQ,学习一概不问,逃学、辍学者比比皆是。

  这些年,村上考上名牌大学的为零,考上一般大学的也廖廖无几,倒是未完成学业就辍学的越来越多了,看着一张张幼稚气未脱的小脸,我心里在滴血。

  依旧故乡,但相夫教子的传统已不复存在;依旧故乡,年轻的一代却让我们看不到希望。

  三、买码之风愈演愈烈

  买码,在香港称之为“六合彩”,香港是合法的,大陆是禁止的,“六合彩”一般一星期开二至三期,因其中奖赔率高而非常诱惑人,我村前20年就有人坐黑庄,开黑码了,买码的村民更是不计其数。

  拿到码报后,俨然一副教授模样,年长者戴着眼镜,年轻的跟着掺和,相互讨论和研究,希望得出一个有效的答案。然而又相互提防,各自有所保留,生怕对方捡了便宜。

  轮到开码那天,四处便热闹了,有人在电话中大声叫嚷:“嗯,今鸭里买吆咯?我看会出猴,今年是猴年,这是第一期。”对方手机传出笑声:“我想这一期买蛇,昨鸭里我作了个梦,梦见蛇了,我作梦一向挺准的。”其实他在骗人,他昨夜根本没作梦或许梦见了猪,他故意在误导你,天上哪会掉馅饼?

  买码的四处在打电话问,开码单的忙着向庄家报码,然后不停地看时间,等着9点30分这一刻的到来,因为这是出码的时刻,都在等着1比40的高额彩头大发横财。

  终于出码了,肥皂泡瞬间破裂了,高叫尖叫声彼此起伏:“是么,你就是不信,我说买猴你偏要买猪。”“唉,又没中,下期看好滴,下注大的。””我家阿豪砍脑壳的,今夜又输了八佰。”二、三天后,又会重现同样的情景。

  微信时代缩短了世界的距离,也融洽了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亲人,朋友天涯咫尺,相互间聊得热火朝天。殊不见,火车站、汽车站、地铁上、街道边、酒店里,人山人海都是低头族。人们不会在候车室相互聊天了,无所谓问彼此的目的地结伴而行,就是熟人之间也只是点头招呼一下而已,大家都变得陌生起来。

  这几年,村里通了光纤,有极少部分人安装了电脑,自然也就有了WiFi,这可是个新鲜东西,往往全家人整天捧着手机玩微信,甚至连吃饭的时间都不放过,白天黑夜颠倒,玩累了睡,睡醒了又玩,放任让生活处于一种无聊的恶性循环之中。

  受其影响,由于许多夫妻俩都在外务工,孩子则由爷爷、奶奶照顾,为方便联系,自然给家里购置了手机,老年人不懂使用,手机就由孩子掌管。爷爷奶奶们认为只要让孩子别饿着、冻着就行了,其余的一概不管。这样,许多孩子聚集在有电脑的墙角落、猪栏棚边,不分昼夜,不分时间地打游戏,玩微信,上QQ,学习一概不问,逃学、辍学者比比皆是。

  这些年,村上考上名牌大学的为零,考上一般大学的也廖廖无几,倒是未完成学业就辍学的越来越多了,看着一张张幼稚气未脱的小脸,我心里在滴血。

  依旧故乡,但相夫教子的传统已不复存在;依旧故乡,年轻的一代却让我们看不到希望。

  三、买码之风愈演愈烈

  买码,在香港称之为“六合彩”,香港是合法的,大陆是禁止的,“六合彩”一般一星期开二至三期,因其中奖赔率高而非常诱惑人,我村前20年就有人坐黑庄,开黑码了,买码的村民更是不计其数。

  拿到码报后,俨然一副教授模样,年长者戴着眼镜,年轻的跟着掺和,相互讨论和研究,希望得出一个有效的答案。然而又相互提防,各自有所保留,生怕对方捡了便宜。

  轮到开码那天,四处便热闹了,有人在电话中大声叫嚷:“嗯,今鸭里买吆咯?我看会出猴,今年是猴年,这是第一期。”对方手机传出笑声:“我想这一期买蛇,昨鸭里我作了个梦,梦见蛇了,我作梦一向挺准的。”其实他在骗人,他昨夜根本没作梦或许梦见了猪,他故意在误导你,天上哪会掉馅饼?

  买码的四处在打电话问,开码单的忙着向庄家报码,然后不停地看时间,等着9点30分这一刻的到来,因为这是出码的时刻,都在等着1比40的高额彩头大发横财。

  终于出码了,肥皂泡瞬间破裂了,高叫尖叫声彼此起伏:“是么,你就是不信,我说买猴你偏要买猪。”“唉,又没中,下期看好滴,下注大的。””我家阿豪砍脑壳的,今夜又输了八佰。”二、三天后,又会重现同样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