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鄞州 | 奉化江畔回乡路

创业点子 阅读(1323)

  鄞响3天前我要分享

  

  世界上的路有千万条,

  每个人走过的路也不少。

  我总觉得踏上这条回家的路

  是最舒心和暖心的。

  特别是对于出门在外的游子来说,

  似乎别有一股甜蜜的滋味在心头。

  故乡地处奉化江畔,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村。奉化江是鄞奉两地人民的母亲河。在新中国成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奉化江仍是两岸人民往返于宁波等地的重要交通线。当年江面上船来船往十分繁忙,每天有航船往返于宁波,客货两运。船是乌杉船,用两支橹摇和岸上纤夫拉纤前行。

  解放初,村与村相连通的是一条高低不平的石板路,这在当年算是高等级的村道了,其余都是田间烂泥小道,下雨天一不小心就滑倒弄得一身泥。我上小学时经常带着一身泥去上学。那时我是去宁波读中学,家乡距宁波有50多里路,步行需5个多小时。中学6年,我都是步行来回的。当时家里穷,舍不得花钱乘航船,那时步行甚至还舍不得穿鞋,怕布鞋磨损。赤脚走路,从家里步行出发,经茅山沿着10里长河塘到达翻石渡,然后摆渡至栎社,再沿着河岸经石碶、段塘到达学校。

  

  这条几近直线的路,行人如织。路面由双石板铺成,既平坦又宽阔。路的一边是田园村庄,特别是春天,路边紫云英小花和油菜花煞是好看。一边是河面上船来船往,行走在这条路上,不太会感到寂寞和疲劳。途中还有可供行人休憩的凉亭,有时想起来心中还挺留恋的。来回于家乡路途中最麻烦的是翻石渡摆渡,有时到渡口船刚离岸,就得等下一渡。

  有一次,我出发晚了,赶到翻石渡渡船停航,船老大回家吃饭去了,当时真急得要哭。在渡口纳凉的大婶大叔们见状说:“这孩子看你急的,为啥不早一点来呢。现在我陪你去求求孙叔,看能不能帮你再摆一渡。”孙叔家就住在渡口附近,他正在喝酒,听我诉说,二话没说,放下碗筷立刻起身帮我渡江。真是好心人啊!他说他的侄子也在宁波上中学,还说读书人功课可耽误不得。摆渡老人朴实的言行让我至今难忘。现在奉化江早已天堑变通途了,摆渡已成为历史。

  工作后,我经常回家,因为母亲仍住在乡下,与小妹为邻。求学时期每次回家母亲总要煮鸡蛋给我吃,返校时还不忘在我口袋里塞两个,说是路上饿了好吃。后来我有了工资,所以每次我总要买些母亲爱吃的糕点带回家。那年代,虽然我有了自行车,家乡也有了机耕路,沿途的路况也有了明显的改观。我骑着自行车经三官堂过灵桥,沿着宁姜路经姜山、胡家坟、茅山到家,虽然部分路段仍是石板路,但比过去步行的确方便多了。如果遇上顺风,这骑车回家的感觉就更好了。不过如果碰上逆风,那就够呛。那时的公路还是砂石路面,逆风骑行的滋味可以想像。后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开通了多条公交线路,回家的路变得更便捷。于是我就很少再骑自行车回家了,毕竟乘公交车比骑自行车省时,也更方便和舒适。

  退休后,我老母亲仍健在,我当然要常回家看看,以免日后留下“子欲孝而亲不在”的遗憾。那时家乡全浇上了水泥路。昔日的石板路和烂泥路全不见了。城乡公交实现了互通,小村也通上了公交,从此人们告别了出门探亲访友靠步行的年代。2014年5月30日,宁波地铁1号线一期开通,随后2号线一期也相继建成。

  记得上世纪60年代,我在北京木樨地看到正在修建地铁,心里很是羡慕,心想何时我们宁波也能有地铁。当时认为那是遥不可及的梦想,没想到弹指间竟这么快变成了现实。宁波各条地铁线紧锣密鼓地修建着,通车也是指日可待的事。如今,我乘坐地铁换乘城乡公交车就可到达老家。我凭老年卡免费乘车,比乘儿子的私家车还方便,真是享了国家改革开放的福。近闻地铁3号线一期试运营至高塘桥站,我心中欣喜若狂,这样我回家的路将更便捷。所以试运营的那天,我特地去试乘一次,由2号线到大通桥站换乘3号线直达高塘桥站。出站后,我向四周一望:原来的农田上已建起了一幢幢高楼大厦,车站四周的配套设施正在施工中,只有车站右侧那条我经常骑车经过的宁姜公路仍在通行。不过它的功能已被边缘化了,公路两侧的水杉仍在,但比过去长高了许多,它摇曳着身子,似乎在向我这位久违了的朋友打招呼,并诉说着这条过去城乡交通要道现在被冷落了的伤感,但这新陈代谢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俗话说得好,要致富先修路。路是经济腾飞的先行官,路是70年巨变的历史见证者。如今故乡小村交通四通八达,多数人家还有了私家车,新建的楼房一排排整齐有序。周边绿树成荫,河水清清。在“五水共治”中,政府花大力气根治了奉化江经常洪水泛滥的历史,加固加高加宽了两岸堤坝,并种上了树木花草,有些路段还建有亭台楼阁,已成为两岸百姓休闲的好去处,故乡小村与其他乡村一样,跟着时代的步伐前进着、变化着。

  来源 | 鄞响客户端作者 | 周明强

  

  收藏举报投诉

  

  世界上的路有千万条,

  每个人走过的路也不少。

  我总觉得踏上这条回家的路

  是最舒心和暖心的。

  特别是对于出门在外的游子来说,

  似乎别有一股甜蜜的滋味在心头。

  故乡地处奉化江畔,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村。奉化江是鄞奉两地人民的母亲河。在新中国成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奉化江仍是两岸人民往返于宁波等地的重要交通线。当年江面上船来船往十分繁忙,每天有航船往返于宁波,客货两运。船是乌杉船,用两支橹摇和岸上纤夫拉纤前行。

  解放初,村与村相连通的是一条高低不平的石板路,这在当年算是高等级的村道了,其余都是田间烂泥小道,下雨天一不小心就滑倒弄得一身泥。我上小学时经常带着一身泥去上学。那时我是去宁波读中学,家乡距宁波有50多里路,步行需5个多小时。中学6年,我都是步行来回的。当时家里穷,舍不得花钱乘航船,那时步行甚至还舍不得穿鞋,怕布鞋磨损。赤脚走路,从家里步行出发,经茅山沿着10里长河塘到达翻石渡,然后摆渡至栎社,再沿着河岸经石碶、段塘到达学校。

  

  这条几近直线的路,行人如织。路面由双石板铺成,既平坦又宽阔。路的一边是田园村庄,特别是春天,路边紫云英小花和油菜花煞是好看。一边是河面上船来船往,行走在这条路上,不太会感到寂寞和疲劳。途中还有可供行人休憩的凉亭,有时想起来心中还挺留恋的。来回于家乡路途中最麻烦的是翻石渡摆渡,有时到渡口船刚离岸,就得等下一渡。

  有一次,我出发晚了,赶到翻石渡渡船停航,船老大回家吃饭去了,当时真急得要哭。在渡口纳凉的大婶大叔们见状说:“这孩子看你急的,为啥不早一点来呢。现在我陪你去求求孙叔,看能不能帮你再摆一渡。”孙叔家就住在渡口附近,他正在喝酒,听我诉说,二话没说,放下碗筷立刻起身帮我渡江。真是好心人啊!他说他的侄子也在宁波上中学,还说读书人功课可耽误不得。摆渡老人朴实的言行让我至今难忘。现在奉化江早已天堑变通途了,摆渡已成为历史。

  工作后,我经常回家,因为母亲仍住在乡下,与小妹为邻。求学时期每次回家母亲总要煮鸡蛋给我吃,返校时还不忘在我口袋里塞两个,说是路上饿了好吃。后来我有了工资,所以每次我总要买些母亲爱吃的糕点带回家。那年代,虽然我有了自行车,家乡也有了机耕路,沿途的路况也有了明显的改观。我骑着自行车经三官堂过灵桥,沿着宁姜路经姜山、胡家坟、茅山到家,虽然部分路段仍是石板路,但比过去步行的确方便多了。如果遇上顺风,这骑车回家的感觉就更好了。不过如果碰上逆风,那就够呛。那时的公路还是砂石路面,逆风骑行的滋味可以想像。后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开通了多条公交线路,回家的路变得更便捷。于是我就很少再骑自行车回家了,毕竟乘公交车比骑自行车省时,也更方便和舒适。

  退休后,我老母亲仍健在,我当然要常回家看看,以免日后留下“子欲孝而亲不在”的遗憾。那时家乡全浇上了水泥路。昔日的石板路和烂泥路全不见了。城乡公交实现了互通,小村也通上了公交,从此人们告别了出门探亲访友靠步行的年代。2014年5月30日,宁波地铁1号线一期开通,随后2号线一期也相继建成。

  记得上世纪60年代,我在北京木樨地看到正在修建地铁,心里很是羡慕,心想何时我们宁波也能有地铁。当时认为那是遥不可及的梦想,没想到弹指间竟这么快变成了现实。宁波各条地铁线紧锣密鼓地修建着,通车也是指日可待的事。如今,我乘坐地铁换乘城乡公交车就可到达老家。我凭老年卡免费乘车,比乘儿子的私家车还方便,真是享了国家改革开放的福。近闻地铁3号线一期试运营至高塘桥站,我心中欣喜若狂,这样我回家的路将更便捷。所以试运营的那天,我特地去试乘一次,由2号线到大通桥站换乘3号线直达高塘桥站。出站后,我向四周一望:原来的农田上已建起了一幢幢高楼大厦,车站四周的配套设施正在施工中,只有车站右侧那条我经常骑车经过的宁姜公路仍在通行。不过它的功能已被边缘化了,公路两侧的水杉仍在,但比过去长高了许多,它摇曳着身子,似乎在向我这位久违了的朋友打招呼,并诉说着这条过去城乡交通要道现在被冷落了的伤感,但这新陈代谢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俗话说得好,要致富先修路。路是经济腾飞的先行官,路是70年巨变的历史见证者。如今故乡小村交通四通八达,多数人家还有了私家车,新建的楼房一排排整齐有序。周边绿树成荫,河水清清。在“五水共治”中,政府花大力气根治了奉化江经常洪水泛滥的历史,加固加高加宽了两岸堤坝,并种上了树木花草,有些路段还建有亭台楼阁,已成为两岸百姓休闲的好去处,故乡小村与其他乡村一样,跟着时代的步伐前进着、变化着。

  来源 | 鄞响客户端作者 | 周明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