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wxp168.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上帝金属》最新章节。

杨过听龙这般解释,也想不到罪魁祸首是自己,又听到龙不住喊冷,顾不得埋怨上天无眼,紧紧搂着龙,与他肌肤相贴,为其取暖,假装镇定道:“龙哥哥,你放心,有我在你没事的,我,我这就带你去寒玉床上疗伤!”

龙勉力攀在杨过的肩头,低声道:“不行,不行,寒玉床不行。”口中温血汩汩从嘴角流出。

杨过已担忧至极,没有心思询问为何“寒玉床不行”,胡乱将两人的衣服抓起,抱着龙就要往其他的石室走,找寻合适的疗伤之所。在他的背上,一道道血流就像是泼洒下的一杯杯沸水,着实让他心惊肉跳。

龙觉自己如坠冰窟,冷得牙齿打颤,暂时说不出话来。

师徒两个正处慌乱,那料到“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此时,一道娇媚的女声从石室门口传来,只听那女人道:“师弟,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龙与杨过同时一惊,心中均道:“糟糕”,竟是李莫愁来了。闲谈之时,龙曾与杨过提过李莫愁之事,其为人如何毒辣,杨过早已知晓。

听得脚步声近,龙提气道:“师姐,站住,我若是你,便绝不再往前走一步。”

龙这一声中气十足,颇带威严,李莫愁心道:“难道这臭小子有什么花招要耍?”,立时顿足。她早离古墓,已经做不到夜能视物,如今是两眼一抹黑,为了不打草惊蛇,进来时也不敢掌火折、烛火,只敢挑大路慢行。古墓中机关甚多,更有许多杀招,她早年强攻之时曾吃过大亏,此时,室内情况判断不清,李莫愁不敢大意。

龙这一嗓子已费劲了剩余力气,然而他清楚此时的自己定然对付不了李莫愁,为寻脱身之法,只得硬着头皮强撑,再次提气道:“过儿,拜见大师伯。”暗中附耳道:“过儿,想法子离开这儿。”

龙已无力可施,只能将二人性命寄予杨过了。

杨过贴了贴龙的脸颊让他放心,扬声道:“弟子杨过,拜见大师伯。”暗中观察石室有哪些机关可用,心中有了打算,故意抖动手中的衣物发出声响。

大敌当前,生死之际,杨过当真是临危不惧,心思百转了。

李莫愁听得响动,暗自戒备,笑道:“哟,我竟不知师弟有了徒儿,今日来此也没备上什么见面礼,是师姐的不是了。”又向前走了几步,浮尘在手。忽而,一阵微风迎面吹过,传来一阵腥气。

李莫愁乃是当世杀人无数的大魔头,手下亡魂无数,最熟悉的便是血腥气,当即认出,心道:“难怪故弄玄虚,又是言语威胁,又是自报徒儿的,原来是身受重伤,明知敌不过我,想要拖延时间,我的好师弟,果真越来越聪明了。既然如此,师姐便陪你玩玩儿。”她此时对拿下龙已胸有成竹,对杨过这个后生不看在眼里,只觉得今日老天有眼,命运公道,要她顺利取得《玉女心经》。恰好,此时墓道里又传来了脚步声,更有隐约火光闪烁,又来人了。

李莫愁笑道:“师弟啊,正好,师姐我也有一个徒儿给你过过眼,见面礼什么的,就不收了,咱们两边扯平了”随即高呼:“凌波,来拜见你师叔,见一见这当年引得群雄作乱终南山的美男子是何等风采。”心道:“师弟啊,你有徒儿,我也有徒儿,今日这一劫我看你如何逃过?”

原来,龙破功之时,李莫愁带着徒儿洪林波为《玉女心经》卷土重来,用斧头破了墓门,再闯古墓。彼时,龙与杨过自顾不暇,没注意到外头响声,这才让二人进来了。

杨过喊道:“师伯,您来的不是时候,如今正是就寝之时,师父与我正脱衣更换,如今身上片褛不遮,身子赤裸,如此坦然相见,不合适啊。”杨过怕李莫愁不信,随手将衣衫抛出一件,用的是古墓暗器投法,以证明他是古墓弟子,让李莫愁心生忌惮。

李莫愁虽看不见,但听声辨认也认得投来之物走得如何轨迹,浮尘一卷,将来物接下,手掌速速一碰,确定是衣物无疑,心中“哎呀”一声,急速掠到门口,拦下赶来的洪林波,打落她手中的火把,对着室内怒骂:“无耻!”

李莫愁和洪凌波都是干干净净的处女,哪里见得了男子躯体!

杨过未曾料到,自己一句话竟能让李莫愁如此气急败坏,不过,他自来无赖惯了,不在乎一两句算不得辱骂的辱骂,心说:“你个大魔头有羞耻心,我臭小子可没有,更难听的来了。”大声道:“师伯,你这话说得好没道理,你早就被逐出本门,夜深人静,冒然来访已是无礼在先,怎反过来骂主人家无耻,我们在自己家光着身子,又没特地到你门口晃悠,你管得未免太宽了吧,还是说•••嘿嘿•••,我知道我师父天仙化人,是世上少有的美男子,定有许多色胆包天的无耻之徒要一睹他的风采,只是••旁人这般想、这般做也就算了,来一个,我杀一个,可你是当师姐的,我师父就算想追究也不能追究,只能吃哑巴亏,可您非要看呢,我们也不能让你失望而回,这样吧,师侄我自认也是个俊俏男子,不少胳膊、不少腿儿,我师父身上长了什么我也长了什么,身为小辈也不怕您瞧两眼过瘾,这就来让您瞧个清楚。不过,我可跟您说好了,只许看不许摸。”说着,大踏步而行,故意弄出脚步声,似是向李莫愁走去,实际上是冲向机关方向。

杨过一番话说得油腔滑调,夹枪带棒,听得李莫愁怒火中烧,肝胆俱颤。她行走江湖多年,威名赫赫,地位不低,哪有人敢在她面前胡言乱语,何曾受过这等侮辱,拳头握得咯咯响,杀心大起,不过,她自持身份,洁身自好,生怕杨过不要脸面,做出有辱斯文之事,只得站在原地不动,活吞了苍蝇一般,脸色涨红,秀眉倒竖,面目扭曲,咬牙切齿道:“臭小子,你作死吗?”

李莫愁听得里头脚步声响起,竟后退几步,当真憋屈。

洪凌波将雇来砸墓口石门的汉子灭口后匆匆追寻师父脚步,她头一次进入古墓,对其中路径不知,走得小心翼翼,故而晚到一刻。谁知,她才与师父照面,就被打掉了火把,心中惊惧:“难道师父恼怒我迟延?还是说,她不想与我共享《心经》要杀我灭口?”

洪凌波是李莫愁的大弟子,跟随在她身边助纣为虐多年,可谓左膀右臂,但即便如此,当她面对师父的时候,仍旧时常心怀惴惴,难以放松。只因李莫愁性情乖张、诡谲难辨,前一刻或许笑颜如花,后一刻却转脸变成了杀人恶鬼,其间分寸实难拿捏。

洪凌波清楚自己与师父的差距,苟活已难,对抗更是想没想过,故而垂首待毙,心道:“我自从拜了师,就没过过一天不提心吊胆的日子,如此死了也好。”

然而,那一掌并未落下头来,洪凌波心下一松,抬头探看,听得师父拳头声响,知道李莫愁此时已是怒极。洪凌波疑惑:“若在平时,师父早已出手打杀,眼下竟是忍了吗?到底发生什么了?难道师叔的武功如此厉害,师父对抗不得吗?”

洪凌波百思不得其解,就在此时听得里头有一少年高声说话。她听得那少年所说内容,登时怔在原地,已不敢再看李莫愁面容,暗中将脚边的火把踢得远了些。洪凌波有感师父吃了闷亏,心中竟窃喜,并未被杨过污言秽语影响心神,只因那所说所指全落在了李莫愁身上与她无半分关系。

此时,洪凌波当真佩服那敢在赤炼仙子面前口出狂言的小子,心生好奇,想要看看他是何等人物。不似李莫愁已快被气得七窍生烟,心中大乱,洪凌波未失分寸,探听之下,听得里面脚步声虽大却越离越远,心中一凛,暗道“不好”,叫道:“师父,中计了,快追!”

李莫愁听徒儿呼喊,心中一沉,也发觉异样,怒道:“贼子哪里逃!”循声飞去,凌空出掌,要将侮辱她的杨过毙了,却哪里来得及。

杨过紧抱着龙,后背往墙壁上一撞,抽手扭动机关,大喊一声:“师姐聪慧,青出于蓝。”临走也要挑拨李莫愁师徒关系,拐着弯儿说李莫愁蠢。

石门甫开,一阵风过,哪里还有他二人的影子。

李莫愁一掌打在墙壁上,震落一层石沙,无可奈何,饮恨止步。

洪凌波捡起火把,弄旺火焰,追到李莫愁身边。

李莫愁脸色铁青,手掌扣着石壁,狠狠瞥了她一眼,不再言语。古墓机关众多,她不敢妄动。

洪凌波大气不敢出,恭敬立在李莫愁身侧等待吩咐。

杨过抱着龙在曲折的墓道中奔波,每多走一步,心中便多一分忧惧。

龙的的体温不断下降,越来越冷,真的变成了冰一样,连带的,杨过自己也快被冻伤了,暗自运转内功御寒。好不容易,杨过带着龙钻进了刻录《玉女心经》的石室,这里隐蔽,李莫愁轻易找不到,可暂保平安。

第一时间更新《上帝金属》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网游之最强房东

前朝树

宋霸天下

不只冷暖

神代之争

尝心V

我的豪门之旅

希森.CS

靳先生,你心动了吗

深林叶疏

娇妻有喜,祁少轻轻宠

离心斑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