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wxp168.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妃礼勿视,王爷请撒手》最新章节。

现在,在晨宁杀来之前,留给他的,也只有正常的释放一个心灵法术的时间。而这位心灵术士,则做出了一个看似正确的选择他并没有去释放那些低阶的心灵法术,虽然那几乎是可以瞬发的,但是在看到晨宁强吃超凡等级的心灵武士所砸出来的心灵之锤,以及让他的灵能心剑莫名其妙失效的情况,他觉得,那些小手段,根本不可能对晨宁起效。

他现在正准备释放的,是一个在他所掌握的诸项心灵能力当,一个堪称最高等级的法术。而这个法术的效果,既不是纯粹的‘精’神攻击,也不是心灵类能力最擅长的控制型效果,而是一种可能只有夺心魔能够掌握的种族天赋能力。

在路狂奔了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后,晨宁已经做好了发动攻击的准备了。他看到了那个心灵术士正在不知道释放什么法术,但是他并不在意,他已经决心硬抗过去了。无论那个夺心魔是在准备什么法术,只要这个法术没能要了自己的命,那他绝对要冲去杀死这个对手。这是一种搏命的打法,但是他不在乎,如果不搏命的话,他凭什么能够以一敌三?要知道,这三个人可都是有着顶尖超凡水准的人物,在实力境界和层次,不自己差多少。若是抱着惜命的想法,跟他们周旋着打的话,恐怕他要陷入敌人的围攻当左支右拙,慢慢被消耗致死了。

晨宁在战斗当,一点儿不愧于时空管理局给他起的那个‘魔剑’的外号。。更多‘精’彩问这个‘魔’字,并不仅仅是代表着他在用剑的时候,催动的力量是魔力,在某种程度来讲,他的那种疯魔一般的战斗方式,似乎更能体现这个字的含义。

不是不计代价、不顾生死,怎能在你死我活的战斗当搏得一条生机?

连斩两个夺心魔之后,晨宁在冲向那仅剩下的一个心灵术士的途,仍然是展现出了自己的这种狠辣,明摆着一副‘只要你释放的这个能力要不了我的命,我让你必死无疑!’的样子。

然而,当敌人的法术真正被释放出来,并且摆在了晨宁的面前之后,却仍然是让他感觉到大吃了一惊!

不是‘精’神层面的攻击,也不具备恐惧、魅‘惑’、意志‘混’‘乱’等特殊的控制效果,那席卷而来的心灵能量,竟然在他的面前构成了一个个都有真人大小的半透明的‘人’!

这些人的手,拿着五‘花’八‘门’,各式各样的武器,但是体型却都很统一,都是干瘦干瘦的样子,仅仅只有一个包括了头颅、躯干和四肢的轮廓,好像是一个干瘦的人类全身都被贴身的白布,以丝毫没有留下任何缝隙方式包裹住一般。

这些半透明的由心灵能量化成的人,一眼望去足有二三十个那么多,十来个出现在他冲向心灵术士的必经之路,组‘成’人墙,将他的冲锋路径堵的死死的,而另外将近二十个,则在晨宁的左右将他牢牢的包围了起来,一个个高举起武器,朝着晨宁打来。

这种召唤类的心灵法术,晨宁这还真是第一次见。心灵法术诡秘归诡秘,但运用的范畴,真要算起来,其实还是很狭窄的,跟奥术基本没得。奥术八大派系的各种法术类别的运用简直层出不穷,而心灵异能想要做出这种用灵能直接构建一些召唤生物,那是很难做到的事情。至少,晨宁好歹也算是一个得到了非常强力的传承的心灵术士,但他可没有能力办到这一点。从这个方面来讲,夺心魔当真是不愧于这个世界对于心灵异能最有天赋的种族,连这样的使用方式他们都能够研究出来。

但是,这又能如何?晨宁都已经做好了不顾一切代价,都要去杀死那个心灵术士的准备了,他怎么会允许自己被这些半透明的召唤生物给阻拦住?

另一项超凡等级的本源天赋,毁灭者,被晨宁果断的开启,随后,王朝百战王这个群战武技,在那些为数众多的半透明人当,在毁灭者所带来的威力翻倍的强悍加持之下,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

以晨宁正在冲锋的身体为心,巨量的魔力,在他挥动夜幕诅咒之刃施展出这一招群战剑招后,直接构成了无数把刀剑,攻向了他周围的每一个半透明人,狂暴的力量‘波’‘浪’,几乎传出去了数十米远。

那心灵术士以为靠着他召唤出来的三十多个半透明人,能够把晨宁给拦住,那实在是一个无天真的想法。威力翻倍之后的百战王所展现出来的强悍群伤能力,根本不是他所召唤出来的那些半透明人可以抵挡得住的。越是靠近晨宁的半透明人,所承受的伤害也越大,直接被暴躁的剑招给搅成了碎片。

在百战王之下,至少有三分之二的半透明人遭到了重创,被直接摧毁。而那些本身距离晨宁稍微远一些的召唤生物,则运气稍好一些,仅仅是受到百战王外围力量的‘波’及,没有直接瓦解。然而,没有被毁灭,却也不代表着他们现在的状况很好。那残破的身体,像是之前晨宁攻击那些心灵武士碰到的心灵壁障一般,在遭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打击之后,原本流动着的像是空气的躯体,开始变得有棱有角的实质化了,变得跟玻璃那样,而且还是破破烂烂的玻璃。

已经被摧毁的不说,还活着的那些受损严重、已经变得像是破破烂烂的玻璃人的召唤怪物,拒已经临近被摧毁的边缘,但是它们仍然在心灵术士的命令之下,一往无前的朝着晨宁冲过来。毕竟,这些由纯粹的能量构成的召唤物,并没有心智,哪怕濒临死亡,它们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害怕的。

这些玻璃人继续在靠近晨宁,并且继续堵着他奔向那心灵术士的冲锋路线。只是,数量已经被肃清掉了一大半儿之后,剩下的那七八个破烂的半透明人,已经不被晨宁放在眼里了。他一剑挥出,砍翻了一个家伙,接着继续向前。只要有哪个半透明人挡在他面前,或者敢接近到他的长剑一挥可以砍到的范围之内,那他会毫不犹豫的一剑斩过去。那些半透明人根本没有办法继续阻拦晨宁的道路,尤其是当他们的数量不够的时候,那更是如此了。

看样子,晨宁似乎很快可以突破这些被那个心灵术士寄予厚望的这一群半透明人的阻拦,但是,这实际,夺心魔术士施放而出的这个心灵法术的效果,可不仅仅只是召唤出一群战五渣的半透明人而已。虽然,这些半透明人单个拿出来,足以单挑一个资深者,但是他们太脆弱,碰到晨宁这样拥有可以瞬间爆发出极高的群体伤害的人,基本是毫无作用的。

然而,他仍然是不断的‘操’控着他所召唤出来的这些纯粹由心灵能量所构成的半透明人,前仆后继的冲到晨宁的面前送死,哪怕这实际并不能够让晨宁的步伐有丝毫的停顿,他也没有停止这样做。终于,当他所召唤出来的那些半透明人被晨宁一剑一个全部杀死了之后,他那可怖的脸,‘露’出了一丝狰狞的微笑。

“凡人总是愚蠢的!”他用夺心魔特有的预言低‘吟’出了这么一句话,随后,手指一捏,那些躺倒在地的已经被摧毁而死亡,但残躯还没有来得及消散半透明人的尸体,都开始剧烈的颤动了起来!

晨宁察觉到了身旁那些躺倒在地的半透明人的尸体的颤动,他也明白,这是眼前这个心灵术士搞的鬼。-他并没有小看他的对手,人家既然是拥有顶尖超凡水平的人物,还是心灵术士这种手段诡异非常的职业,那在濒临危险之时,做出的反扑当然不可能仅仅只有那三十来个战五渣水准的半透明人那么简单,肯定后面还留有后手的。

这一点,早在那些半透明人出现的时候,他已经预料到了。但是他仍然义无反顾的冲杀了来,因为,他完全不在乎对方是不是有什么后手。

如果是往常,他当然不可能这么莽撞。但是现在却不同了,人家有没有后手还不确定,但是他自己肯定是已经没有了,甚至连身体内的魔力储备都已经濒临危险的红线之下,在释放了一记威力翻倍,但消耗也翻倍的百战王之后,剩下魔力,撑死了也足够他再发动一次雷帝而已,连翔龙天击的消耗都不够了。换而言之,他现在只剩下一击的力量,后路都没有了,这让他怎么去顾及人家的后手?

现在,对于晨宁而言,不管对方是有什么样的后手,甚至不管那后手会不会要自己的命,他所要做的,是继续保持这种一往无前的态势。夺心魔的后手准备的攻击,不管是强还是弱,都已经跟他想要做的事情没有关系了。若是在敌人的后手释放出来之后,他还能存留下一条‘性’命,那么他将立即将自己身所剩下的所有的魔力,都投入到进攻当,将那夺心魔一举击杀。若是死了……那死了。

半透明人的尸体,在晨宁距离将那夺心魔纳入到自己的攻击范围仅仅只有一步之遥时,停止了颤抖,而这并非是宁静,反而是更为剧烈的暴风骤雨!所有的半透明人的尸体,在这转瞬之间,全部爆裂开来,那些原本已经实质化成了

玻璃样的躯体,完全的裂解,疯狂涌出的心灵能量,形成了一股巨‘浪’,将晨宁和这夺心魔术士所在的一片范围完全的笼罩!狂躁的力量,刮起了一阵犹如飓风般的心灵风暴。这心灵风暴连地那最细微的尘埃都没有惊动,但却在‘精’神和灵魂层次,疯狂的肆虐着。

晨宁和那夺心魔术士毫无疑问是处在风暴的最央的。这一切都是夺心魔术士亲手导演的,他当然不会被自己释放出来的灵能风暴影响到半分,然而同样处于风暴心的晨宁,却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仿佛在承受千刀万剐般,那剧烈的撕扯感,几乎让他觉得下一秒,自己会被这股狂‘乱’的心灵风暴给蹂躏得魂飞魄散。

但是他还没有死,他可以感受到自己的灵魂在这股风暴之犹如广阔大海的一叶可怜的扁舟,随时都有可能被下一个‘浪’头掀翻并且拍成碎片,但他毕竟还没有死。既然生命还在,那一切都还有可能,他口尽是鲜血,双目也在溢血,两只耳朵也在溢血,两个鼻孔更是血流如注,他的脑袋仿佛是在高压之下的一块儿脆弱的西瓜一样,似乎马要爆开。可他这样强撑着灵魂撕裂、脑袋马要爆开的痛苦,将长剑向前一送。

一道雷霆,再度穿越了两个世界一般,从幽暗地域的空落下,凝聚在剑尖之,跳动着随晨宁送出的长剑一起,点在了那夺心魔术士的心口。

风平‘浪’静。

一切在这一刻,都仿佛凝固了一般,晨宁保持着前跨步送剑的姿势,那夺心魔也保持着控制心灵风暴的施法的姿势,长剑稳稳的穿过了术士的心脏,从另一端透出,稳定的像高速摄像机拍出的照片一样,连一点颤抖都不存在。

啦一声,漆黑的夜幕诅咒之刃,有一抹电弧跳动,而后又重归平静。这是雷帝的最后一点力量,在完成了自身的任务之后,也从长剑消散了。

而是这电弧跳动,在整个画面产生了一点微不足道的改变之后,打破了平静。在哪夺心魔术士被夜幕诅咒之刃贯穿的心口,一声微响,一朵血‘花’爆出,他的身体也这样软软的倒在了地。晨宁则耗尽全身的力气,将‘插’在敌人‘胸’口的长剑拔出,却又双‘腿’一软,跪倒在地,勉强拄着长剑才让自己的身体没有倒下。而他现在的样子凄惨无,五官全部都在流血,这是头部受到重创之后的表现。双目的视野里面一片血红,那是鲜血流到眼睛前面的景象,但他却没有力气擦去,所有看到的东西都是模糊的,剧烈的头痛几乎让他无法保持意志的清醒。

在根本没有任何特别的防备的情况,晨宁几乎是被那个夺心魔利用玻璃人的尸体爆炸所产生的狂躁的心灵风暴肆虐了一个遍。他本身所拥有的心灵异能的传承,确实能够让他对心灵层面的攻击有一定的抗‘性’没错,他那不低的意志属‘性’也给他提供了不俗的防御能力也没错,但是这些都只能够算得是被动的防御,让他在心灵风暴当所承受的伤害降低不少,却不可能真正的抵挡得住。他灵魂仍然是遭到了非常沉重的打击,受到重创。而且这种重创看样子还没有那么容易好,身体的创伤可以通过治疗‘药’剂来遏制伤势,可心灵的重伤,用什么才能够治疗?

晨宁感觉到眼前开始发黑了,脑袋仿佛有千斤之重般,天旋地转的感觉让他几乎要此晕厥过去。但是他知道,他绝对不能够这样让自己陷入昏‘迷’,他的灵魂受到的创伤太过严重,而且现在身边还没有人能够给予合理的护理,很有可能这一晕过去的话,再也醒不过来了。

求生的意志什么都要强烈,晨宁死死的抵抗着那不断侵袭着他的意志的昏沉之感,调动着体内那仅有的一点点可怜的力量,催动起她自身所掌握的心灵能量,刺‘激’自身的‘精’神,修复七零八碎的灵魂,无论如何都不肯睡去。

晨宁用自身的心灵能量,刺‘激’着自己的‘精’神,强迫自己,努力的保持着清醒。。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请移步到:小說阅读他在坚持,并且希望能够在自己坚持不住之前,尽可能多的将灵魂的创伤修复一些,这是他当下能不能保住自己的小命的关键了。

虽然,现在战斗还没有结束,蓝靖礼仍然还在跟索罗娜恶斗,但是属于晨宁的战斗已经结束了,他已经不可能再有什么能力,去帮助蓝靖礼了。现在,这位准传级别的拳术大师,必须要依靠自己的能力,来应对实力他强一线的索罗娜,打的不是一点儿的艰难。

索罗娜也注意到了晨宁斩杀她带来的那三个夺心魔的场景,不由也感觉到有些惊讶“不愧是有魔剑的称号的人啊,看来,能够在还未成为超凡者之前,被列入通缉令名单前二百的人物,果然不一般。那三个夺心魔可是克鲁苏那个大眼睛手下的三个悍将,联手居然还被杀掉……不过,没关系了,今天可真是我的幸运日,蹲守了两天,一下子抓到两条大鱼,还有一条是白送的。”她所说的两条大鱼,显然是把晨宁和蓝靖礼两个人都算了进去,而所谓的白送的那一条,当然说的是晨宁了。

两个排名前两百的被通缉者,一下子全被她给抓住,并且还没有人分功劳,这对于她来说,当然算得是一个巨大的收获了。在时空管理局内部,也是有功过惩罚的机制的,红衣执法官这个名头叫的很响亮,但是在这个豁大的名头后面,却也有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压力。他们这些红衣执法官在时空管理局的内部享受着极高的待遇,自然而然也有更多的责任压在他们的身。一有不慎,这层红衣很有可能被扒掉。

不过,一旦要是抓住了眼前这两条大鱼,那可不一样了!在时空管理局内部而言,他们搞出这么一个通缉令榜单,目的可不是给那些在他们眼里是‘违法分子’的自由穿越者宣传名声的。他们将这些危险人物统计并且标注起来,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将这些麻烦一个个全都给解决掉。通缉令的人物,都随着在通缉令的排名,有非常高的赏金。在时空管理局当,但凡有点儿能耐的人,谁不想抓住这名单的人物?更别说像是索罗娜这种,半只脚已经跨进了天启者行列的准传,甚至身已经披了红衣的顶尖人物了。

她当真是觉得自己的运气很好。蓝靖礼是她曾经‘交’过手的人,并且还曾经是她的手下败将,只是当年由于有其他的耀光的位面穿梭者的协助,才从她的手逃得了一条‘性’命。而现在,两个一对一单挑,她可不觉得蓝靖礼这次还能跑得掉。而晨宁,好歹也算是排名在一百九十八位的人物,虽然陪添末榜,但好歹是在榜的,而现在,对于索罗娜而言,晨宁这个第一百九十八位,几乎可以说是白送的。索罗娜拒非常惊讶,晨宁也不过只是个顶尖超凡水准而已的人物罢了,连准传的境界都还差着不少呢,能够对付两个高阶夺心耐一个大术士,真的很让人觉得出乎预料。要知道,这三个夺心魔,按照实力境界来说,每一个都拥有可以拟顶尖超凡者的实力,而且他们‘精’通的还是心灵异能这种诡异的力量,按道理来讲应该更难对付才对,可他们居然都会死在晨宁的手下,那可确实会让人意想不到。

然而,也没关系了,那三个夺心魔确实是死了没错,但是她也看得出来,晨宁现在也仅仅只是苟延残喘而已,不只是不可能再来帮蓝靖礼对她造成什么威胁,甚至在心灵风暴那令人感到心悸的肆虐之后,连自己的小命能不能够保住都不一定。等到她杀了蓝靖礼,再走过去杀掉晨宁只是顺手而为。只要干掉一个蓝靖礼,可以拿到两个人的赏金,这简直是天降大礼。

索罗娜的这幅得意洋洋的表情,在很大程度让蓝靖礼感到非常的恼怒“你以为你已经稳‘操’胜券了么?”

“哦?难道不是么?”索罗娜冷笑了一声,盾牌猛的向前一推,金‘色’的力量随着盾牌一起,神圣盾击!这是一个非常刚猛的近战技能,轰在蓝靖礼的身,愣是将有纯白真气作为防护的他给轰退了十几米远。

蓝靖礼知道自己被小看了,他对此感觉到非常的不爽。他好歹也是个准传,在公会里面多多少少也是有点儿地位的人物,被人家这么小看,那确实会心有不甘。虽然,当年他曾经在索罗娜的手下差点儿丢掉‘性’命,但那已经是半年多以前在苍鸿世界的事情了,如今他的实力也有所增长,虽然在刚刚的那一嗅儿的战斗当,他毫无疑问是处于被压制的那一方,可还不至于被人打的无还手之力,这样被小看了,简直不能忍!

“你会因为你的傲慢付出代价的,你个臭娘们儿!”蓝靖礼一声咆哮,伸手抹去了嘴角被神圣盾击轰出的鲜血,恶狠狠的说道。

将盾牌放在身侧,索罗娜的右手,将那足有一米六之长的重剑挽了一个剑‘花’。能够在一手持重型塔盾的情况下,还能够用单手将这把形制足以被称为‘巨剑’的武器玩的这么溜,可以见之,这个身材妙曼的‘女’人拥有多么强劲的力量了。她摆出一副挑衅的姿势,冷笑着对蓝靖礼说道“别只有嘴巴厉害,有本事你来!”

蓝靖礼狂吼一声,纯白的真气形成的犀虎之相从他的身体内升腾而起,他竟然直接准备动用一记六相犀虎这一记大招了!六相犀虎是他所掌握的拳术当,相当刚猛的一记攻击,仅仅威力来说的,晨宁的翔龙天击都要六相犀虎差了一筹,在加蓝靖礼本身所拥有的准传的实力,更是让这一记刚猛的武技变得凶猛无!这么一看,蓝靖礼是打算拼命了!

在与蓝靖礼‘交’手以来,索罗娜的表情一直都是很轻松的。。敬请记住我们的址:小說://。一方面的原因是蓝靖礼曾经是她的手下败将,她对他有一定的心理优势。而另一方面,则是蓝靖礼在战斗一开场选择的快速的拳术连续技,对她而言还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压力。

第一时间更新《妃礼勿视,王爷请撒手》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超级贴心高手

一叶障目

重生之郡主难惹

疯狂弹幕

风华不见雪月

李阴灵

宝珠二嫁

古羲

小人托腮表情包

行者寒寒

早安,首相大人

粉嫩猫咪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